Blood

撰文:曾醒祥(街頭社工.社工復興運動)

一天前,欽州街天橋清場了。

這次,政府部門有計劃地選擇在清晨6:00鬼祟清場..….這份「智慧」,大概是參考外國驅趕佔領示威者的做法,預設清晨時份是抗爭者體力及精神狀態最薄弱的時候;而另一個考慮,相信就是為了避免有民間團體、社工或議員到場阻手阻腳。

據說,清場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有無家者不只露宿,還搭建起木板,因而觸動到路政署的神經。

記得有一次在油麻地帶平分,有個做校長的參與者問我:「點解露宿者要築起木板?個個都咁做咪唔駛交租都有間屋?

我沒有回答,交給露宿的伯伯回應:「你有冇試過做乜都俾人望住的感覺?每逢有人行過都會望下你做乜,坐住望、睇報紙望、食飯望、瞓覺望,好多時望完仲會指指點點,甚至講說話你聽。試過有個阿媽經過時同個仔講『 你再唔讀書,大個就要瞓街做乞兒 』。好多露宿者住得耐,一有人行過就緊張、焦慮,久而久之吽出精神病。圍咗板就好啲囉,外面啲人點望點講都唔知,同埋冇咁易俾人偷嘢。」

校長是理性人,沒有太在意現實考慮,我甚至懷疑他根本沒有認真聆聽,繼續追問:「係啫,但始終違法,個個係咁點得……」

我已不記得那個討論最終如何埋尾……有時帶平分最怕遇著這類人,明明「踩入」別人的世界,但總不願放下身段,既沒有聆聽,又沒有同理心;有的只是想干預,想教你點做,想「為你」解決問題。

在欽州街天橋露宿,只瞓牀褥而沒有築起木板的張伯,大抵就是沒有違法的一個。如果校長今天在場,可能會對他的奉公守法稱許有嘉;但他的代價就是前晚被一名醉漢半夜三更無情白事打爆頭,地下還遺留一大灘隔夜血漬。

所謂違法,有時是被逼出來的;更多時候,只是為了保障自己安全。如果無家者築起木板為家是錯,難道那些無止境上脹的租金就是對嗎?那些要基層住惡劣居所的生活就是對嗎?那些不斷上升的露宿者數字就是對嗎?那些只會驅趕但無助露宿者上樓的政策又是對嗎?

【相關報導】
https://www.hk01.com/%E7%A4%BE%E5%8D%80%E5%B0%88%E9%A1%8C/209747/%E6%B7%B1%E6%B0%B4%E5%9F%97%E9%9C%B2%E5%AE%BF%E5%A4%A9%E6%A9%8B%E6%B8%85%E5%A0%B4-%E9%9C%B2%E5%AE%BF%E8%80%85-%E6%9E%97%E9%84%AD-%E6%A2%81%E6%8C%AF%E8%8B%B1%E6%9C%89%E7%9D%A1%E9%81%8E%E7%B1%A0%E5%B1%8B%E5%97%8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