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42128_1403122279793785_6504064986098631657_n

撰文:曾醒祥(街頭社工.社工復興運動) 

放狗時,遇見一個婆婆和一個伯伯爭執,緣起大概是婆婆指伯伯想偷她存放後巷的紙皮。

我離遠聽到爭吵時,已經見到有不少街坊圍埋看熱鬧;當我靠近時,原來附近一個商戶已經報警,並不斷指著二人說:「我已經報警,你哋兩個都唔好走開,不要再嘈了。」

婆婆聽後,走回後巷呢喃自語摺疊紙皮;相反伯伯則登時扯火:「我窮,折墮到要執紙皮啫,駛唔駛要拉要鎖呀。」商戶男繼續講說話刺激伯伯:「發窮惡呀?你唔好走呀,總之我報咗警,差人嚟緊。」

伯伯怒火中燒,作勢想打商戶男,我即時隔在其中,輾轉讓伯伯離開現場。

爭執落幕,圍觀的商戶和街坊耳語竟是「嘈生晒」、「阻住做生意」、「幾十歲咁好火」等等。我忍不住回了商戶男一句:「老人家執紙皮啫,有爭執可唔可以幫手勸兩句,點解要搞到報警搞人哋呀?」當然商戶男並沒有理會我,繼續同一班花生友話「咁鬼狼死仲想打我」,還得戚地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偉大的事。

其實各區的大街小巷,都有許多長者拾荒,他/她們總是被「視而不見」。我心噏,是因為這班圍觀街坊關注的是「爭執」,而不是「拾荒者」。

有沒有想過,在您和我的身邊,有幾多人是帶著這班圍觀街坊的想法?到底社會有幾冷漠,才不會探究:老人家為什麼要執紙皮/爭紙皮?夜晚十一點幾還有老人家執紙皮/爭紙皮難道是社會正常事?

許寶之前說我陷入「左派憂鬱」,我得承認愈見社會的荒謬和病態,那頭痛欲裂的感覺又再纏繞我、折磨我。今晚正能量不起,只想把一整盒EVE都吞落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