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415931924802
撰文:無知之(社會工作者)

入獄是否渡假?坐監是否「好歎」?或許這是社會最近的討論,對於「入獄」的討論,或許我們可以由懲教署的名字開始。

「懲教署」最初的名稱是「監獄署」,建立的目的就是囚禁在社會中犯事的人,囚禁的目的除了是整治秩序,對監獄外的社會也有警剔的作用。監獄署在一九八二年更名為「懲教署」,其字面意思除了是懲治外,也加添了教育的元素,而「助更生」也是懲教署的一大口號;「更生」就是改善,就是改正以往的錯誤,也期望社會能夠從「釋囚」的概念更改為「更生人士」,讓他們可以在社會之中過「新生活」。

復和公義

懲教署當初除了更改名稱,其實也在制度內增加了不同元素,其中「復和公義」就是一個重要的元素,讓犯事者除了獲得懲治外,更加為自己所犯的錯事作出反思。「復和」,按字面的意思可解作「回復和諧」,一方面是與被傷害的受眾,另一方面也是與整個社會。至於「公義」,就是在囚者在監獄之內可以獲得人道及公平的對待。

為什麼是復和公義,大概是提出者當天的一些思考,一些觀察。而在筆者看來,沒有復和公義,也許社會會有一點點的不同。如果一個囚犯不是由內承認自己所犯下的錯事,在重投社會之後,又會否再犯下同樣的錯誤呢?監獄之內不斷有人進進出出,亦有人來來回回,成為「慣犯」,這又是一個什麼的原因呢?假如我們相信標籤效應,相信當一個人認同自身的身份之後,就難以脫離某一個群組,或許復和公義就是一個出路,讓犯人承認自身的錯誤,了解犯錯對受害者及社會的影響,並讓其深刻悔改,在之後給予改過的機會,重投社會。

重懲還是重教?

今天聽到坊間在討論「囚犯權益」的時候,會以「入去渡假」或是「唔係以為唔駛還」去形容爭取在囚人士權益的行為。然而當提出這些形容的時候,或是更應該去問問入監獄到底只是為了「囚禁」,還是有更多的目標呢?到底今天的「懲教」是以「更生」作為目標?還是只是希望「隔離」及「虐待」囚犯呢?「懲教」是一個先進的想法,然而今天大眾提到的「渡假」及「還」,又是否一個落後的思考呢?

是助更生還是毀一生?

值得我們思考的,到底囚禁的目標是為了什麼?以不人道的方式對待在囚者,這又是否當天懲教署更名的初衷呢?「助更生」到底是給予機會,還是要使在囚者「罪犯」的標籤更加根深柢固呢?在監獄內受到不人道對待,是在教育在囚者什麼呢?這樣而是否以在囚者留下不能磨滅的記憶為目標呢?最後,留下了不能磨滅的記憶,是「助更生」還是「毀一生」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