諷刺

撰文:新鮮鴨

每一段時間,總有一些事情令殘疾人士成為一個關注點或話題,市民大眾或社福界不期然會借機大談殘疾人士乜乜乜,社區人士可以乜乜乜。究竟,誰在「消費」殘疾人士?

早前,社署召集某區各間Rehab機構協助,舉辦一年一度的XX共融活動。各間Rehab單位老細/高層同事努力動員會員參與事前工作,更於當日專車接送會員參與此項盛事,令狹小的場地同一時間擠滿近百人,看自家製的共融主題微電影、玩共融為名的攤位遊戲,仿似好成功,主辦高層致辭時更大加表揚。

可惜,筆者只見到近百位智障人士、機構義工、職員及社署高層參與,齊齊共處於一個偏遠場地中的一個半封閉式小角落,在沒有街坊及市民參與的情況下,各人自High完,共融活動正式宣佈結束。

活動舉辦場地的同區另一場景,民間自發減廢宣傳活動,零贊助、零支出,卻有大量市民參與,民間主辦一方與市民直接對話,讓市民有機會參與並身體力行即時實踐減廢,成效彰顯,甚至乎有越來越多市民受感自發參與支持的趨勢。

筆者很認同<一念無明 x 說書人>的座談會上,Kammy(「說書人」成員、情緒病過來人)說:「我想舉一個政府資源錯配得好離譜的例子。每年十月,政府都會舉辦「精神健康月」,是鮮有市民聽聞過的活動,但政府竟為此投放了30幾萬元,活動只是以頒獎為主。例如去年,政府邀請了全港的中學生去畫一些與「家庭精神健康」有關的畫,進行比賽,又請了康子妮、林曉峰兩位藝人到場演講及頒獎,但整件事無助提高市民對精神病的認知,也對病人沒有直接治療作用,過程中耗費了很多NGO社工的心力和時間。作為服務使用者的我覺得很荒謬,政府與其舉辦這些活動,不如聘請更多精神科醫生或社工,令病人能真正受惠。」*
願以此句送贈予各舉辦活動的朋友,讓我們反思、善用撥款及已有資源,舉辦更落地的共融推廣事工吧!


*資料來源:https://hk.thenewslens.com/article/65827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