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blakeposter

《我,不低頭》觀後感 
撰文:艾石(自力更生綜合就業援助計劃負責社工)

我不是畢業於社會科學學系,也不是甚麼社運搞手,只是一位前線社工,全港41個自力更生綜合就業援助計劃 (IEAPS)(即大部分綜援受助人必須參加的就業支援計劃)其中之一的負責社工。

《我,不低頭》發生於英國,當然制度上和今日的香港不盡相同,但是主角(Daniel Blake)所申請的「求職者津貼」,部分條件與現行的 IEAPS 相約,受助人必需履行求職及接受培訓的責任,否則需面臨被扣減或停止綜援的懲罰。

當然,每個制度均有瞎點,感謝《我,不低頭》的導演堅盧治(Ken Loach),鏗鏘有力的將制度下其中一群最誠實、最無助的受助人呈現在大銀幕。我不知道在英國類似的情況是否常態,但在香港,我卻看到一群最誠實的人正在接受懲罰。

(以下內容可能涉及劇透)

1. Daniel基於健康原因不能工作,但又必須履行求職要求,我的辦公室每日,是每日,也在發生。「綜援養懶人」的說法,作為一個綜援工作者,我反對。那綜援申請人當中有否懶人?有,我肯定,但絕不是傳媒報導那樣多。有很大部分的綜援受助人因家人健康、個人健康、年幼子女、言語不通、年老、精神健康等原因不能工作,但他們都同被貼上了「綜援」的標籤,輿論帶頭說他們懶、有手有腳呃綜援,這竹篙便狠狠的打在這群人身上。往往最痛的不是「呃綜援」的一群,而是每日已經受盡內心責備,最有良知的一群無助的受助人,就像 Katie 一樣,看不見希望。

2. 我誠實,所以我履行求職責任。Daniel 對 Ann 說,我沒有了自尊,但我還可剩下甚麼?明明不能立即投身工作,卻要每個月「扮搵工」,認真致電僱主,努力參加面試,最後卻要推卻僱主的聘約,發生在 Daniel 身上,也發生在我的個案當中,非常真實,而且月復月,年復年。這是為什麼?最後他們只有兩條路可走,放棄綜援,自己𡚒力掙扎求生;或是學會狡猾,欺瞞自己的善良和良知。

3. 我手上不少個案選擇了前者。每日擔驚受怕被起訴「獨留兒童在家」,也害怕子女學壞,辛苦工作以維持每月高昂的開支 (包括房租);或是明明身體不行卻努力「死撐」,最後關節勞損,不能復原;也有壓力太大導致抑鬱或離婚收場…… (還有很多 Bad Ending 的例子,不能盡錄)為甚麼?只因為他們誠實。

4. 題外話,感謝碧樺依老師提醒,「不同性別的社會保障需要」亦是另一重要不公平的現象,不過我未作研究,不敢班門弄斧。

我不熟悉社會學派,也不是政治的材料,上述觀點只是作為社工的一點觸動。對於改變政策,我也沒有十全十美的建議。不過很希望這篇文章,可以幫助各位有多一個角度看貧窮,僅此而已。

對了,其實就如 Daniel 所說,我們不是個案,也不是服務受眾,我只是一名公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