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黃哥

撰文:社工蘇利雲(小學社工)

每年聖誕節我也會送禮物給清貧學生,上年聖誕節前我一如以往先問學生們有什麼心頭好,發覺他們普遍都很喜歡「鬆弛熊」及「蛋黃哥」。我覺得很有趣,因為小學生的喜好多數會按性別分類,但這次的回答一致得令人出奇。

放工後我去看看「鬆弛熊」和「蛋黃哥」的產品,不論玩具店或文具店,以「鬆弛熊」及「蛋黃哥」作主題的產品多不勝數;原來,這「兩隻嘢」真的很受歡迎。

上次在《停不了的自殺潮》(http://socialworkave.hk/?p=814)提及過現在年青人的學習量「爆燈」。在缺乏生活自主的空間中,喜歡甚麼卡通人物是學生們少有有選擇權的自主體現,也就是說「鬆弛熊」及「蛋黃哥」代表了學生們的一些心聲。

之後我花了一星期的午息時間,每天找來4-5位高小學生問他們兩條相同問題:「你喜歡甚麼卡通人物?」「如果讓你成為這個人物好嗎?」結果他們給出了不同的答案。除大熱的「鬆弛熊」及「蛋黃哥」外,還有冰雪奇緣的「愛莎公主」(Elsa)、海賊王「路飛」、多啦A夢的「大雄」等等。

「喜愛的」未必是學生們「想做的」,例如路飛與愛莎粉絲不少,但要成為他們的不多,學生們喜歡他們「好好打、愛冒險、有夢想」,但是學生們卻不想成為他們。「他們很忙,常常被人通緝,一定好攰!」他們最希望做鬆弛熊與蛋黃哥,因為他夠「無智慧、懶、得意」「唔洗做功課!」(全場歡呼)「可以訓覺又唔洗去學野!」(全場尖叫)。小朋友天真的在享受幻想的快樂,又真誠地說出「想hea」的期望。而我心寒到一個點。

如果學童自殺是一個社會整體性的問題,那我們為甚麼只從學童抗逆力或教育制度這些單一角度去解決問題?我們需要在社會整體與文化上進行改變。日積月累的壓迫做成了今天自殺的局面,所以改變同樣要相對的時間去建立社會與學生的新學習模式。我相信「解放」是改變的第一步。

「解放」是指對年青人「空間的解放」,讓他們有足夠時間做自己喜愛的事,或是休息發呆發白日夢。為人父母可以暫時放下那讓子女「成材」的方程式,讓他們試試懶惰,試試失敗,也要接受他們的不開心,讓他們的生命增加這些「彈性」,以放鬆他們繃緊的生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