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童自殺廣告
撰文:Miss HK-EP(一個想更多人認識教育心理學家的EP)

26/2早上,我代表香港心理學會教育心理學部出席「香港未來醫療政策交流會:與特首候選人對談--曾俊華篇 」,了解他的治港理念和醫療政策,並與他、衞生服務界選委及其他專業的代表進行交流。

主持在閱讀所有「問題紙」後,在公開問答環節中邀請我用三分鐘時間向曾先生及在座人士闡述我的提問和關注事項。我問了他三條問題:

第一條關於縮短學前懷疑有特殊學習困難的兒童輪候專業評估及治療的時間(現在輪候時間超過一年半,令很多學童錯過及早支援的時機);第二條希望政府能改善教育心理學家(EP)與學校的比例(現時比例為 1位:6-10間學校 = 1位:超過4000名學生 。我們全年只能訪校14-20天,不足以有效作出學生、教師及系統層面的支援,甚至連需評估的個案都「清唔哂」);曾先生承諾會著力將輪候時間減半,而他對EP學校比例的回應則圍繞「持開放態度」和增加本地培訓。

我最想問、亦覺得最重要的一條是關於香港學童的精神健康和自殺問題。我問曾先生他對從去年起接二連三(十)的自殺個案有什麼看法。倘若他當選,他的新政府又有什麼方案去改善現在的情況?

我訴說學童自殺不是由單一成因所致,而是牽涉多方面的家庭、教育及社會問題。學習壓力固然是一個催化劑,但很多父母不理想的精神健康、工作時數、婚姻狀況、管教溝通方式,以至狹窄的家居環境等也很多時候是「幕後黑手」。其他不容忽視的間接因素包括老師工作量過多,以致未有空間支援學生的情緒問題、社會整體的價值觀、工作文化、傳媒渲染等。

所以要提升學童的精神健康,預防自殺,責任不應該單單放在學校。重點除了讀書壓力或TSA,政府也需要著手改善有關的社會問題,同時教育家長和大眾。

曾先生在回應中表示學童自殺問題讓他覺得痛心,他認同政府應該改善社會的價值和家庭教育。我不知道他會不會成為特首、會不會兌現這番說話,但至少我爭取、也把握了機會,為我的專業表達我們的關注和訴求。

胡官早已與衛生服務界交流。希望哪位「願聽青年心聲」的候選人快接受邀請,撥允出席。

不聆聽,又何來她自喻的「好貼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