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_03_03_我們有致力改變社會,令人人都可以過有尊嚴的生活嗎?

撰文:Penny(社工復興運動)

【我,不低頭】觀後感(內含少量劇透)

久久未能執筆寫的原因在於電影的重量,雖然故事背景是來自英國,但當中對制度的批判卻與現時香港的福利制度不謀而合。

先講少少電影故事,整個故事圍繞著主人翁Daniel Blake因病未能工作,卻因評分標準令他不能申領失業援助,因而被困於架層疊屋的非人性化制度當中。結局如何,就讓有興趣觀看的朋友入場觀看。

本來福利理應是重視人本的價值而設的社會性制度,偏偏電影中不同的人物卻因制度令他們失去人的尊嚴。Daniel Blake是一個勤勤懇懇的老實人,是一個奉公守法的公民,但制度卻彷彿要扭曲他的本性才可以令他獲取應有的社會保障。

香港的福利制度亦存在著相同的矛盾,作為社工理應要維護人的尊嚴,尊重人的價值,相信人的真善美,但現時福利制度的收緊卻要社工不時成為守門人 (gate keeper),由我們去判斷誰人可以享有福利,誰人不可。面對服務使用者,往往制度就會將他們量化去計分,夠分就有機會取得援助,不夠分就要服務使用者「想盡辦法」去拿夠分數。

這部電影值得所有社工觀看,Daniel 的一句說話是我們社工最需要思考:「沒有了自尊,我便一無所有。」

我們有致力改變社會,令人人都可以過有尊嚴的生活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