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童自殺潮

撰文:社工蘇利雲(小學社工 )

昨天,又多一位學生輕生了……事實是由2016年至今,已經約有60人輕生,單單2月,已經有8名學生輕生,當中6人死亡。作為小學社工,我同時感受到同業的焦慮,以及老師們的擔心。

有報導說學生的壓力來自功課量,我並不認同,因為功課量殺不死學生,但「學習量」卻一步步迫害學生們的生命。「學習量」多的問題在於使學生生活全面變為有規範的課堂,在生活的每一個空間都是別人期望及別人定的規則,進一步收緊學生自主與生活的空間。上學外,平日的生活也是如此,例如學生學打籃球不會去樓下的「街場」,而要上籃球興趣班;情緒差不是休息,而是上情緒管理堂和學正面心理學;不專心寧可每天食藥,但不能每天到公園「放電」一小時。學生活在高度被控制的環境下,無法自主地發展自己,每天背負社會及家長種種期望,學生的壓力千斤重。

我認識一個五年級學生,自下學期開始成績就一直下滑,情緒亦低落,家長及老師都很擔心。他對我說:「因為阿媽很煩,她會一直煩我,無辦法……」我明白他的感受,因為我一直都有跟進他的家庭,他的生活很忙碌,平日上學補習,周日參加不同的興趣班,近期更要上情緒班。他說:「佢樣樣都要我叻」,我拍拍他的肩膀,就如按了他的流淚按鈕一樣,這一種「追求卓越」的文化漸漸成為學生承受不到的壓力。

學生需要「空間」,這與課外活動不同。很多家長錯信課外活動等同「玩」,所以認為讓小朋友參與不同的課外活動、表演與比賽就可以平衡日常的壓力。然而,「玩」是應該沒有指示及規則的,在安全空間內自由行動,可以是休息、是跑、是與朋友談天、是食物分享或是發問等。不過一個自主的「空間」很難找到,因為香港社會講求效率,講求速度,「放慢」根本是浪費時間。

學生輕生無可否認與教育制度有莫大關係,但同時我們要知道這是一個社會性的問題,「學習量」太多,正正是社會對下一代期望的回應,「樣樣都要叻」是一個困難的任務,學生陷入當中難以逃離,壓力愈儲愈大。

老師問我:「如果下個是我們學生怎麼辦?」其實我也害怕,而且我也看到校長老師的擔心及壓力。不過社會不是甚麼也不做,例如民間聯席對政府的十二個建議,當中「常設休整日」其實就是教育學生及家長「空間」的重要,並示範及提醒家長們重視生涯規劃不如重視生命教育。怎樣幫到學生,我想還需要同工們更多討論,積極參與倡議工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