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2106623_124636

撰文:安東尼 (社工復興運動)

「兩害取其輕」,不是什麼新穎的詞語,就是指在「兩大害處」下,選擇一個相對影響較少的「害處」,影響是一定包括「理性」分析,而句子的重點是「取其輕」,到底該如何「取」,用什麼「心態」去取,句子卻沒有形容更多。2017的特首選舉,終於有四個候選人出現,然而這四個候選人又是否香港人的選擇呢?看見曾俊華宣佈參選後的「民意」及「迴響」,「正面」卻又「充滿希望」,筆者很擔心香港人將面對又一次的傷害。

當天的「689」

不知道為什麼,「薯片」今日獲得的「民意」,令我想起了當日的「689」。這裡讓我回憶起當天選舉的討論,以及民意的高漲,「寧願揀個奸,好過揀個蠢」、「選狼好過選豬」、「唐唐無腰骨」、「不要地產霸權,延續曾蔭權時代」、以及「兩害取其輕」,這幾年不斷有人在問,到底是「唐英年上場將會怎樣」,今天再去思考這個問題,思考當天的「選擇」,是否「換了唐唐香港就會更好」呢?感覺香港人只生活在「如果」的世界,又或許是因為沒有選票,令我們只活於「可能性」之下。但「689」是怎樣當選的呢?不正正就是「民意」嗎?如果我們沒有看見當天的「民意」,我們並不會逃出小圈子選舉的邏輯。

今天的「薯片叔叔」

令筆者感意外的,是連日來千呼萬喚「薯片叔叔」參選的評論,由「我要真普選」變到今日的「我要曾俊華」,媒體或民意似是十分期待,看到網上有些留言更像是要把「薯片叔叔」形容為「救世主」一般,或許689真的太差了,同時大家也對林鄭非常「反感」,故此大家的「接受程度」愈來愈高,亦由此突顯了「薯片叔叔」的「好」,然而真的是「好」嗎?還是只是比其他人「好」而「未達要求」呢?筆者還是想不到大家都會這樣熱衷,為其參選歡呼雀躍,如果是這麼「好」,那就不用把情況形容為「兩害取其輕」。

或者我們真的處於一個「兩難」的局面,但「兩害」就是「兩個也是不好的選擇」,既然是不好的選擇,就請不要那麼「殷切期待」及「歡呼雀躍」,對行政長官選舉可以「泠處理」,面對這次行政長官選舉,正正就是要求候選人對廣大市民作出承諾的時候,不要讓下屆特首再次「挾高民意,作壞施政」,再者我們根本沒有選票去影響結果。

對「真.普選」的堅持

「態度」必須要「堅持」,香港人要有「提名權」及「投票權」,真正的「選舉」才能發生。或許有人會覺得這是「痴人說夢話」,亦會有人要求選委看「政治現實」,然而那個「現實」就是,今天不進行任何「討價還價」而「無條件」地進行支持,明天我們將會遇到「第二個689」。如果候選人連「重啟政改」及「真普選」的承諾亦不能給予香港人,那麼香港人所面對一個能獲得民主的「現實」。

.

最後,筆者不希望看見明天香港人在「懷念某某」,更不希望大家為「支持某某」而後悔。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