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066a4db06b08dfc395a073b0627d2a8

撰文:新鮮鴨

​共融(Social Inclusion),幾乎是申請基金必備之用辭,小至區議會,大至CIIF,甚麼長幼共融、跨代共融、傷健共融、種族共融等等,總有一種適切基金和機構服務要求。
​服務弱勢社群的我,更是常聽到「共融」二字。

早前,其中一項計劃到期,我們需要再構思新的計劃內容交予基金。一個老細加4個社工齊齊腦震盪,震啊震,大家抛出很多方法,如:微電影、攝影展、Facebook Page、書刊等等,吹到好大。只是,這一切只是工具(Tools)。

當我們一次又一次推出新計劃前,是否應冷靜想想大家心中的「共融」是甚麼東西?不少社工仍停留在把弱勢一群包裝到近乎「正常」來作推銷,即是所謂的提升服務使用者能力、發掘其「XX專長」之類,並希望藉以讓社區人士欣賞及認同,從而達致共融社區。如:殘疾人士可入讀大學、智障人士可以Cat Walk、肢體傷殘人士可繪畫等等。


筆者不否認以上工作有其作用及需要,並確實有助改善社會人士觀感。然而,把弱勢/殘疾的人化身為有能力的人,長遠來看真的是好嗎?對其他欠缺能力的殘疾人士,社會人士又會如何看待?我們會期望小狗能游水、貓咪能捉老鼠,但不會要求魚兒在天空飛翔,也不能要求獅子在水底深潛,更不應要求海豚跳火圈!
共融社會,理應是不同能力或不同殘疾程度的人都能在這裡以本相安然生活。接納,源於放下我執,願意如實接納對方的真實樣貌。筆者認為,同工們更需要做的是轉化人心的工作,讓社會人士真真正正接納他們的特性,並承認他們同是我城居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