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174980395479181680

撰文:新鮮鴨

社工喜歡講共融,我們要發掘服務使用者的能力、提升他們的正面形象、讓社區人士認識及接納他們等等。為此,我們努力寫「Funding」,以求得到更多資源開辦更多的共融活動以改變社會。


​如果,我們真的從心裡相信共融、平權理念的話,為何社福界內卻甚少招聘殘疾人士作為員工?敢問,你機構內有他們的身影嗎?或許,前線工作會有敢請殘疾人士的職位,如:辦公室助理、清潔工、社企樓面員工或售貨員等等。只是,社工呢?

​認識數名身患殘疾的社工朋友,他們擁有專業知識、同理心及熱誠助人的理念。他們的求職遭遇大致如下:

  1. 很誠實地在求職信中寫明自己的限制,最終寄出十封信都未必有一封有回應。
  2. 首次面試後,一切都好正常完成,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3. 幸運獲聘後,部分老細只集中看該社工的限制,而非他/她的能力。
  4. 幸運獲聘後,部分老細未必敢放手讓他/她嘗試不同工作,而是只安排單一的工作內容。
  5. 很幸運,遇到信任他/她能力的老細,盡展所長。

誠然,殘疾人士有其限制,但不代表他們能力比所謂「正常」的我們差。如果社福機構,特別是在上位者帶頭歧視殘疾人士,我們還有何顏面講「建立共融社區」?假如共融信念不是由心而發,我們又如何面對服務對象呢?

作為同工,實在值得我們認真思考如何改善此不公義的狀況。

One thought on “社工「講」共融 (一)

  1. 作為一位有身體障礙的同工,我對筆者的文章怠到很訝異,終於有同工會道出有健康需要的社工的被隔離的情況。畢業後求職的經驗和第一次全職就業的經驗實在使得我很困惑,同工平日高舉的共融理念到底是空談還是實踐。我到過不少社福機構面試,當中遇上一些僱主出言不遜,一些是只注意我的限制,另外更多的就如筆者所言的第二種情況。作為一個求職者,使我感到真正受尊重的是曾應徵和工作過的兩間學校的校長,不是社福機構。我實在汗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