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15277_1296538977055505_8205830305470875540_n

撰文:安東尼(社工復興運動)

八三一決定、雨傘、人大第五次釋法。香港的社會就是陰雲密布,縱然外邊是陽光普照,但內心仍舊活於陰鬱之中,空氣就是令人窒息,曙光就是沒有看見,出路就只是一種奢望。

有人話只要689下台,明天香港將會更好。然而689只是個人,製造689的,卻是一個制度,一個不民主,只向中共政權交待的行政長官選舉制度,換了行政長官香港會更好,或許只是奢望,因為過去的歷史告訴我們,一個特首下台,一個特首當選,政策只是在延續,並沒有太多改變。

屁股管理腦袋,制度製造特首

有人會問,為什麼是白票?為什麼不投票讓689外其他候選人?亦有人會講投白票不明智,是政治潔癖。

在2012年的選舉,何俊仁最後的得票是76票,廢票7張,以及75張白票,民主派選委縱然沒有選擇任何行政長官候選人,然而選舉的結果大家也知道,現任行政長官以689票當選。這個制度的荒謬,就是當你有票,但選舉的結果仍然不受你左右,因為1200人選舉委員會的被壟斷,選委並不能代表香港人。而這次選舉,會代表到香港人的選委,最多也只能產生三百位,試問這樣的選舉結果又能怎樣左右這個不公不義的制度?投票又是否真的能夠有其意義?

制度製造特首,這樣的特首,又會對何人交待?是香港市民?還是中共政權呢?

白票不是選擇,而是因為沒有選擇

基於以往的歷史,基於前幾次行政長官選舉的投票結果。投下白票不是因為潔癖,而是因為有票卻沒有任何選擇,回顧2012年的特首選舉,只要中央的一聲令下,689就能過半數當選。而且看見歷屆行政長官選舉承諾的不能兌現,或許香港人也應該知道,這樣的選舉在製造一個怎樣的行政長官。

白票不是選擇,而是由於香港人沒有任何選擇,不能憑他們的意志,改變他們的領導人,使其向香港人負責。對一個不公不義的制度,我們選擇以非暴力進行抗爭,以白票去突顯制度的醜陋,以不妥協的態度,用白票這個行動,對待這個選舉。

曙光來自制度的改變

白票,是無聲的抗議,是在向香港人大聲的勸告,當制度沒有改變,當社會繼續惡化,當制度一再崩塌,我們需要的是徹底的改善,而曙光來自制度的改善,香港人能選擇一個為他們發聲,向他們交代的行政長官。

白票非白,白票是提出對制度的控訴,是在突顯制度的荒謬,是在要求制度的改革。白票在告訴領導人,他沒有任何的認受性。白票在要求與中共對話,香港人要求改變荒謬的制度。

人大再次釋法,政治連結生活,當人民選出的代議士,可以被當權者以釋法「除掉」,作為香港人更需要以不同的行動,去突顯制度的不公義。「那裡有壓迫,那裡有反抗。」因此讓我們把反抗帶入這次選舉之中,投下白票去彰顯行政長官選舉的荒謬及不公義!

假使間人大釋法是叫人放棄希望,不理社會事情,甚至是移民離開香港,我們更需要以非暴力抗爭的方式,去繼續香港的民主運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