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碗

撰文:安東尼(浸會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學生)

看見本土派核心陳雲開口大罵社工,本來並不想回應進行泥漿摔角,但他提出的問題,卻正正是關乎社工的價值及工作的意義。而他們指社工「靠大陸新移民搵食」,比喻「六四」是社工的「飯碗」,聽下覺得可笑;但在這一年的社會工作圈子中,我們的討論又是在圍繞社工的價值及意義,很想利用這篇文章,去思考一下到底我們社工是以什麼「搵食」。

社會工作

翻閱社會工作的書本,對於社會工作的定義是有明確介定的,以國際社會工作者聯合會(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Social Workers)為例,社會工作的定義之中就是希望讓人們能夠在社會生存,能夠有能力去接受生活之中的不同挑戰。而在社工的教育之中,其中一個重點就是希望我們的服務使用者,以後也不用找社工,在社會之中有能力處理他們的問題。可是問題卻天天都在,像青年工作一樣,幾年前是就業的問題,是隱青的問題;今天則是生涯規劃,是學童輕生的情況,問題天天也在,因此社工才會繼續為不同的問題工作。

其實社工除了協助新移民之外,社工還有很多不同的服務,如安老服務、青年服務、傷健的服務等等,其中我也做過一些就業服務,為沒有工作的人士找尋工作,在社會之中生存。社會服務是基於社會的問題,因為社會有問題,社工才會出現協助處理這些問題,特別是在社會之中能力較弱的一群,例如失業人士,希望協助提升他們的能力,重投社會之中。或許陳雲先生是講出了事實的其中一些部分,然而社工的工作又是否只是服務新移民呢?或許社工就是沒有為大學老師找尋工作的服務,因為他們在社會中是有能力的一群。

六四事件

假如「六四」是一個「飯碗」的話,我們就需要思考「六四」事件是否為社工的業界帶來什麼利益,即所謂的「飯碗」。而在社工業界工作這麼長的時間,我看見的情況就是,很多的社福機構也會視「六四」為「忌諱」及「負資產」,很多社福機構也會選擇「避之則吉」,以免牽涉在不必要的爭議之內。

而「六四」在業界之內又是一件什麼的事情呢?自己看見身邊亦有很多同工,會自發參與六四的紀念活動,他們參與紀念有收入嗎?答案肯定是沒有,而有沒有「同工」,以「六四」作為工具,去換取收入呢?或許就如上面所言,機構「避之則吉」,而其他地方亦沒有什麼「市場」,我看六四也只是一個「良心」的參與而已。對於陳老師的批評,真的「受教了」,我看社工們也應該認真反省,到底六四的真正意義是什麼,還是這個社會,真的有人在炒作六四議題,把六四的真義歪曲。
陳雲
社工的價值

最近在社工業界內的討論,是有很多對於專業生存的評論,以及對危機的討論,社工的價值是什麼,社會工作的定義是什麼,其實很多同工也是清楚的。「社工靠什麼搵食?」,或許問這個問題之前,我們需要思考的,就是「這個社會會不會沒有社會問題?」或許批評社工的人,就是相信會有「無形之手處理問題的人」,假如問題真的會「自然解決」,我們又是否需要站出來再「爭取」,需要出現「行動」呢?

馬思勞的需求層級理論中,「搵食」是層級之中的最底層,或許處於這個層次的人,就有這個視野,看不到更上層的東西。人生的意義,除了「搵食」以外,還有更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