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

撰文:劉家棟(復興退保行動組成員.社工學生)

「生於亂世有種責任」、「被時代選中的細路」或「夏愨道勇士」各種光環冠於「新一代」的香港人。滿腔熱血而且純粹的學生,比起「佔中三子」成年人的犧牲精神更能感召香港人,發起一場不能被歷史遺忘的「雨傘運動」。「新一代」的香港人政治參與度和覺醒的確比上一代強,但現在民主進程卻毫無進展,而感到香港前路迷濛,相信「急」則是香港人的通病。然而並非發生在香港土地上的「六四事件」則是夢魘嗎?本土優先則是連同公義之心一同排外?平反六四的責任又該落在誰人身上?

「建設民主中國之夢想實難於登天?」面對港共政權,容我說一句建設民主香港之夢想實難於登天,絕非港人妄加一腳即可成就之事。閉上半邊眼睛,在這盲右社會當一隻圈養快樂的豬確是不錯之選,何以你又想當痛苦的人?我堅持對抗暴虐政權,全因公義之心,並非自利。

「六四之夢魘多年來纏繞不散,……亦為吾人心底對抗爭的深痛恐懼。」若干年後又容我說九二八之夢魘多年來纏繞不散,……亦為吾人心底對抗爭的深痛恐懼。在未來催淚彈再次在金鐘夏慤道上連連炸開,警告開槍的黑旗高高揚起,我恐懼催淚彈選擇忘記,所以留喺屋企熄電視瞓覺。我堅持不敢忘記,全因惻隱之心,並非夢魘。

「八九」和「雨傘」並列而論實是絕不恰當。首先必須分清「革命」(revolution)和「運動」(movement)定義之別,請移玉步至谷歌就可以了。繼而拋頭顱灑熱血的英雄烈士跟「雙學」比較,其實不用谷歌也可以吧?再跟所謂本土派比較,不願比較,實屬侮辱。若要我說「八九」和「雨傘」之關係──「學運承傳」。請容斗膽說一句:沒有天安門的血,沒有夏愨道的勇。「我們以死的氣概,為了生而戰。」《絕食書》如若大部份港人能擁抱如此氣概,則足以建構「真・激進」香港民主抗爭的意識型態和形式,絕不用什麼搖尾乞憐,港共收咗皮啦。

所謂探討香港傳統社運政治之癥結何在?請先搞清楚什麼是社會運動(social movement)的本質和力量來源。持續(sustained)和組織(organized)是必須的,如果花樣常翻常新,效果是不容易累加(詳情請谷歌Charles Tilly)。當然不是要社會運動一成不變,但首先打破在這極右資本主義香港的難得群眾統一、規模和奉獻,繼而重鑑六四。次序上請恕我不敢苟同了。再次重申谷歌是非常重要的,否則鄧小平又要再次接見學生。

老實說「九十後」的我對支聯會亦有所動搖,但我仍舊相信「小莫小於燭光,漸成不滅公義。」刺眼燭海,昭示人民不會忘記。有一種抗爭,叫做「堅持」。

插圖:網絡圖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