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

撰文:劉家棟(復興退保行動組成員.社工學生)

全民退保的政府諮詢期快到尾聲了,政府在整個過程總是打數字戰,以致爭取全民退保的團體不得不以數字迎戰,踏上無了期的數字鬥爭中。「爆煲」與「不爆煲」就是整個全民退保的核心問題嗎?當然我並不否定社會福利政策需要經過數字上議論才能得以成立,但值得反思社會福利政策應該只談數字,不談政治的道德嗎?

然而,何者為優先?權利應是林林總總而且具有優次,但權利起源又從何而來?

先問個簡單問題,當每個人都有機會因某種因由,無法依靠自身或家庭在社會上取得教育的機會,需要面對無盡的跨代貧窮,我們需要全民性免費教育來保障社會福祉嗎?答案基本上毋須繁複的計算就可以得出。林鄭不會夠膽跟我們說全民免費教育支出實在太大,為了顧及政府於大白象的支出,而需要將免費教育設資產審查吧。

為何我們可以不經繁複計算及考慮,就可以得出一種福利權的重量?而全民性福利起源與基礎又在何處?

試以當代哲學家拉茲(Joseph Raz)的「利益理論」(Interest theory)解釋。我們運用道德批判能力以及人性對於生存處境的認知和感受,直接判斷什麼是我們應得的福利,不必再糾纏於權利起源的問題以及數字上的計算。全民退保是否能讓我們活得更安全、更自由、更有尊嚴?如果答案是非常肯定,而且「活得更安全、更自由、更有尊嚴」是構成我們幸福的基本條件,我們就已經有充分理由支持全民退保。顯然,權利的優次不是透過數字計算,而是人性批判。

福利權是人權的一種,當然不得不談權利與義務。每個公民均享有基本權利,因而每個人都同時必須承擔尊重他人權利的義務。這不是狹義上的個人權利與義務(我有交稅,所以警察必然需要保護我的人身安全),這是廣義上社會權利與義務。又會來到社會共責一詞是惡是善?應以左翼與右翼之分?應以理想與數字之分?我想應以人性之分。

大家明明知道香港窮得只剩下錢,人性和道德逐漸泯滅。為什麼香港越是敗壞,越來越得到我們的接納和容忍,甚至樂在其中。願您是還能為我城流下淚的一個。

插圖:網絡圖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