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

撰文:安東尼(浸會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學生) 

今天我們進行社會運動,討論社會運動,到底其目標是什麼呢?看見組織社會行動的領袖,形容他們的社會行動並沒有底線,即沒有為暴力設下盡頭,看見他們在帶領社會行動之後,並不會為示威的參與者提供協助,亦莫問他們會否「負責」,到底他們在組織一個怎樣的社會行動呢?下面希望先去講三件不同的故事。

殉道

翻開宗教的歷史,殉道在基督教的世界特別突出,基督教中很多的聖人,就是面對著政權不屈服而被殺害的。討論「殉道」,除了是以第三者的角度去看這些人,更要去明白這些人選擇「殉道」的原因。在基督教的聖經中,或許有些人並沒有選擇就被殺害,但當中亦有一批人,他們有生存的選擇,但是他們最後卻選擇走入死亡,情況猶如選擇自殺;當中的原因,當中的哲學,值得我們去探討。而「殉道」與今天的社會行動作比較,特別是如甘地、曼德拉等非暴力抗爭式的社會行動,其理念、其層次、其哲學思考,相信是如出一轍。

需求層級理論

馬思勞提出的「需求層級理論」,其中提到一個人在人生中的不同需要,當中位於頂層的,我們熟知的是自我實現;然而其實在馬思勞的晚年,他對於這個理論是作了修改的,他認為比自我實現的更高層次是「超越」(Transcendence),而超越是什麼呢?是幫助其他人自我實現,而筆者今天去看超越,其實亦有「捨身成仁」的意味,就是希望以自己的生命去影響其他人的生命。

楊素帶兵

在閱讀不同的文章之後,想起隋朝未年楊素帶兵的故事。史書記載楊素帶兵,在出戰的最初時間,會分一批士兵前進攻擊,通常對這群士兵下達的命令是必須擊破敵人,否則軍法處置。士兵人少,進攻必然失敗,當士兵在失敗回歸營地之後,就會被軍法處置;當其他士兵看見受刑的士兵之後,便會肅然起敬,迎難之上去攻擊敵人,務求成功。楊素亦因此獲得很多的軍功,其後成為君王身旁的重要政客,他的成功是建基於士兵的性命,他的手段是為自己累積軍功,因此不知內情的人卻對他十分仰慕。

非暴力抗爭

非暴力抗爭是一個社會行動的信念,是社會行動抗爭的目標,亦是希望透過社會行動去成就其他人,改變社會的現狀。前陣子有十幾位社運分子因為東北事件而被法庭判刑,他們並沒有諉過於人,在法庭慷慨承擔所有責任,在公眾在法律面前承認是進行公民抗命,他們組織、他們行動、他們自行承擔所有責任。

上面提到的,是三件看似與社會行動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但其實關係非常密切,我想討論的,是組織者自身的信念信仰、行動手法及目的、以及組織者與群眾之間的關係。明白在這個年頭,我們的憤怒是非常之大,但參與社會行動,進行社會抗爭,我們十分需要認清團體的本質。

那六十幾位因初一「旺角衝突」被捕的示威者,他們衝前了,但身後的鼓動者卻突然成了「啦啦隊」,今天組織者在那裡?是否已拂袖離去?

One thought on “抗爭的本質

  1. 對於非暴力抗爭,進行公民抗命的人民,我致意祟敬與尊重,這正是作者所提及的「捨身成仁」的精神

    然而於旺角衝突之中,我卻看見另一個畫面。示威者選擇將對政府政策的不滿訴諸暴力,其中如放火掟磚等行為更會危及他人(包括無辜市民)的性命安全。更匪夷所思的是,示威者以面罩遮蓋自己面龐,事後逃避法律責任,於情於理亦無法達到任何切實目的,只增加社會矛盾。

    這些行為的道德正當性應為我等所深思。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