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ttle_李國章

撰文:邵家臻(香港浸會大學社工系講師)

讀專上學生聯會的聯署聲明「我們沒有吸毒--譴責沙皇戾橫折曲誣諂學生諉過卸責」,七分痛快,十分佩服--不願泥漿𨄮角,而是認清矛盾,毋忘初衷。

對於港大校委會主席李國章和校長馬斐森在記者會上口出狂言,不斷誣陷學生圍堵校委會的行動,是像「吸了毒一樣」,被政黨操縱。學聯對此謬論看穿底蘊,認為無非是為了擾亂公眾視線,意圖把校委會自身的問題模糊。是故,咬住要求李國章立即收回「吸毒」和「受政黨操控」之言論,公開道歉之餘,要求盡快成立檢討大學條例小組,並公開修例時間表。

在鬼魅魍魎橫行的世代,學聯的大是大非,大開大合,不啻是種王道正宗。不過,若跳脫一點,以「怪人之道還賤人之身」,或者可以還擊之餘,也一并thinking otherwise。字典中對怪人(maverick)的定義是:「一個不受控制的人;四處流浪而隨意的人」。不過這個字也可解作「特立獨行的人」。

《用怪人之道》(Mavericks at Work),就是對怪人的thinking otherwise。書中描寫的特立獨行的怪人將會受到敬佩和模仿,而不是遭到蔑視。兩位作者以為,不守傳统、行為古怪的同事更會成為新鲜思想和創新的泉源,而那類條理分明、循規蹈矩的人,大多只是固守現狀,恐怕無法在新新經濟(new new economy)中立足。

李國章的肆意誣諂,説圍堵學生是「吸了毒」,滿以為吸毒就是終極抹黑,查實這只是一般見識。台灣有個叫「藥解放」的怪人資訊網絡。它就是對「吸毒」thinking otherwise,在提出藥物解放(liberation of psychedelic drug)之餘,更借力打力,觸碰威權。例如,他們以為「吸毒」是個不甚準確又滿載汚名的修辭,反而「用藥」才是貼切現實的描述。而「藥解放」,就是解放個人對藥物享有不受歧視迫害,且有自主選擇的使用權。而大麻的合法化則是「藥解放」的先驅。

「藥解放」同時也是場社會運動,使消費者不只是消費,更可對藥的生產有控制權--生產什麼、為誰生產、滿足甚麼需要、生產多少等等。而這種將製藥工業的資本逐漸公有化的鬥爭過程,很多辯論會促進社會有關藥的化學、歷史和社會影響的認識,從而可以打破因用藥而形成的階層,以及有關對藥的抹黑。

畢竟,自古以來人類就以藥物來探索內心、神祉和宇宙的奧秘。人類藉「藥」,開發了心理與身體經驗,得到了快樂愉悅、精神昇華,甚至形塑了自我認同和生活風格。故此,當年今日,搖頭丸在台灣流行,「藥解放」就發出執抝的低音,提出人家不真是為搖頭而服用搖頭丸,更是:「讓我們對教育搖頭,對國家搖頭,對主流搖頭,對正常搖頭,對反毒搖頭,對壓迫搖頭。」

那麼,對付李國章的「怪人之道」,就是:我們吸了「李的國降臨」的毒,吸了「顛倒是非」的毒,吸了「含血噴人」的毒,吸了「衣觀禽獸」的毒,吸了「紅色染泥丶白色恐怖丶黑色勢力」的毒……今次,「李」真是説得沒錯。只限今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