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_面試

撰文:鍾承志(生命工場總監)

沒領取政府恆常津助的NGO,申請一些津助計劃或慈善基金是日常工作之一。但現在申請津助,少不免也需要經過面試。

有些同事總以為有面試機會,成功申請津助的成數便很高,其實也不是。有面試機會成功率當然高過連面試也沒有被邀請的吧!但其實津助單位本身也需要挑選一定數量的申請來面試,而當中有所選擇,才能顯示基金是審慎選擇成功申請的機構和計劃。情況有如你單一購買貨品或服務,需要報價,當中再找一間出來。

我認為應付這些申請津助的面試,與一般應徵的面試技巧也沒有很大分別,要守時、要有準備、要淡定、要有禮貌是常識吧!我自己通常心態就以讓多點人認識機構為主要目的。一來,申請津助未必第一次便會成功,很有可能要多申請幾次;二來評審通常也是社會上較有地位的賢達,他們所參與評審的基金往往不會只有一個,加強他們對機構的印象也只會是好事。

總結這麼多次面試的經驗,其中有一個最有趣的平衡點要處理,就是「如何表達機構在該津助範疇經驗」,直到現在我還在摸索中。我曾遇過本身我們在該範疇經驗很淺的基金,可能由於不是大機構,評審們會常常質疑機構獲撥款後是否真的有能力完成;我也遇過有些我們在那範疇經驗較深的津助計劃,則會常常被質疑你計劃是否曾已做過,有沒有創新之處?或者甚至被誤會這些服務需要已被其他津助滿足。所以,有時真是無經驗無用,有經驗也是無用的。平衡和忠實地表達計劃構想與實際狀況相信會有點幫助吧。

有一次參與一個基金的面試,便遇上這條問題。

「你識唔識我係邊個?」

「吓????」這當然是我心中的第一個反應,不過沒說出來。

稍為鎮定自己之後,便想想,是,我認識他的,他是地區一些極重要的持份者。於是,我便說出他的名字和職銜。

及後仔細聽聽他的意見,他指出當年我們於地區沒有網絡,認識社區不夠深,連一些社區大型活動也沒有執行參加過。對,我認同這是我們的弱項。但是否認識他,與這些評價、申請計劃的意念有何直接關係呢?

完成面試後再醒起,他是某機構的高層,同區也有服務。會不會有機會是他不太想我們成功申請這個基金呢?雖然他們可能沒有同時申請這基金,但仍然有機會有利益衝突啊!

幸好,這次申請仍然獲得撥款。其中是甚麼原因,當然我們無從稽考吧。

在另一個場合,我碰見區內另外一位服務單位的主管,顯然她是知道我們獲得撥款的。

「知道你哋獲 _______ 基金撥款啊!」她說的正是上文獲批的那個基金。

「是啊!很幸運有這機會呢!」

「其實你哋個proposal都唔係咁好…… 都唔知點解會批俾你哋……」

咦?你甚麼時候會看到我們的proposal呢?對我來說也太突然吧!

「是啊!也盡了力。你有沒有甚麼意見?可以請教下你呢……」 幸好我還是自以為自己有點急才。

這兩段對話當中有沒有關連我不太清楚,但他們所屬的也是大機構,區內也有不少服務啊!你們申請不成功,服務仍能繼續,但我們假若申請不成功,進行中的服務便很大機會要停辦呢!當時的我可能也太天真了吧,想不到競爭的激烈度原來已達至如此境界。

但大家這樣競爭,到底是為了甚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