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_垃圾

撰文:嘉搣時(社工復興運動.外展社工)

愈是走上街頭,愈搞不懂。什麼是生存?什麼是死亡?老人,在香港地算是什麼?

偶爾在微冷的傍晚裡,遇見92歲,無能力執紙皮,只好在街上拾荒的妳,妳說人老了不懂分辨日子、時間,只能牢記星期二、星期六的來臨。每個星期,妳很有規律地,就外出這兩次。每次外出,就由長沙灣居所徒步走到深水埗。路程很遠的,平常人至少要走廿分鐘,妳的一程,要走上三個鐘,來回是六個鐘。

徒步走六個鐘的橋段,除了大銀幕裡山區的孩子上學,竟然在這個裝作國際大都會的城內上演。聽見後我以為深水埗街市餸菜比較抵買,才值得花六個鐘走過來。妳說不是抵不抵,是居住那條邨根本沒有街市,但說到底來到深水埗也不是為了買餸。真相是有街市,先有很多垃圾。從妳口中說出「我食垃圾生存架」,那一刻我差點嚇暈。

然後妳拿出了車仔中疑似「黃豆」那包東西,妳說不知道是什麼,見到包裝完好就從垃圾桶執回家煮。令我差點大叫出來的是「黃豆」裡滿佈了的蟲,難怪原封不動的整包被扔掉。妳說妳眼力還可以,也看得見「黃豆」的蟲,不過因為這天的垃圾桶沒有什麼收獲,即管照食。我們扼扼氹氹終於用飯票和米粉與你交換了「黃豆」,妳還流露著依依不捨的眼光。

牢記的星期六,遠遠走過來深水埗,因為好大機會能遇上會分享食物、飯票的有心人。妳星期二也來,因為星期六收集的食物、飯票、垃圾等,通常食到星期二就見底。星期二未必有人派物資,於是星期二是「食垃圾日」。除了垃圾桶裡找食物,還有茶餐廳扔出後巷的飯焦,妳說「好好味,好飽肚」。

妳說早前入過醫院,生還至今天是最不幸的事。妳說很想死,抱怨為什麼死不去。年輕時的妳很肥,現在因為常常餓著肚子,又瘦又弱。妳說人生很苦,死了,就不用擔心每天吃什麼,穿什麼。

一個社會要病到哪個地步,才會有老人家在垂死關頭,要找上街頭認識的人作緊急聯絡人?又要病到哪個地步,才會有老人家每星期,依靠不定時出沒的一班人派飯派食物,維持自己那條不想維持的生命?

平等分享,你很可愛,你很可惡,你很可怕。縱然有時我仍會害怕你,但你卻讓我看見更完整的世界。很多時候,我也逃避去記下平分裡的所見所想,要相信身處的社會上天天在發生這些事,太殘酷,太嘔心,日間看見過,晚上我很想忘記。

然而愀心的事情每天繼續在你和我身邊發生,那就讓我繼續看見社會上的悲傷,因為看不見悲傷的人,也看不見愛與希望。

One thought on “逢星期二徒步6小時,只為了「吃垃圾」的老人家

  1. 可以與這位婆婆聯絡嗎?我可以贈送食物給她,一星期一次。固不到香港仲有這個現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