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羅大眾_發問

撰文:普羅大眾(社工學生)

近日,和一位朋友短談,說起大家對社會工作的一些想法。

友人近月去了海外交流,他說十分欣賞來自歐美的社工學生,因為發現他們的理論根基紮實,而學院訓練又會要求學生修讀──「批判社會工作」(Critical Social Work)學科,除了手法上的訓練,思考上亦要懂得批判社會工作,了解不同意識形態如何影響制度,制度如何影響個體的生活,而不會一味擁抱某種社工價值和手法。反觀香港,我們不約而同認為,現時的訓練在研究、理論和政策分析方面薄弱,大家都不太重視這些工作,要跟人談起來亦不容易。朋友又認為,自己的理論根底不夠厚實,還是不好做研究、寫文章。

聽罷,感到有點鼓舞又有點失望。一方面,發現有人對香港的社工教育和工作有相近的觀察和想法,心裡多了點信心,而且友人是有想法和實幹之人,有多一位這樣社工是好事;另一方面失望,不是因為他不寫文章,而是他說出了目前社工訓練的一種為難--我們的訓練和工作似乎並不甚鼓勵研究和政策討論。再者有一些想法是你不會「夠膽」,以作為這個界別的一員,在這個界別講出來的。我想,因為這樣才會令友人有這種擔憂,覺得自己「唔夠料」去寫或說些什麼。

社會工作=前線服務?

近年,大家都好興講「離地」,我感覺不少人有一種印象:你唔衝,離地;你搞論述,離地;你生活不夠困苦,離地;你不實實在在去組織群眾,離地。社會工作都一樣,不少人,包括社工和社工學生本身,對社會工作的想像僅限於直接服務,認為社會工作即等於前線工作,只有是對人、與服務使用者有直接接觸、能有即時反應或視覺效果,才算是真正的社會工作。假若,你不是實實在在的救助了一個人、不是和對方有深度對談、不是辦了訓練營充了學生的權,就是離地,或者是不夠在地。的確,在香港九成的社會服務都是直接服務,大部分的資助亦只承認直接服務,無怪乎大眾對社會工作都有這樣的理解。

研究:對社會問題的介入
「研究」、「理論」、「政策」,有些人一聽到就十分抗拒,有的覺得與自己無關,有的覺得好難,有的覺得「知咗無用」,有的覺得自己無資格講、有的一來就與「離地」扣連,有時都覺得幾可惜。我不認為每一位社工都要精於研究或政策分析,但不能否定這是專業的重要部分,至少思考上要有這種維度。《社會工作者工作守則》開首部分--基本價值觀及信念,就闡明「社工的首要使命為協助有需要的人士及致力處理社會問題」和「社工有責任更新、提升及運用本身的專業知識和技能去推動個人和社會的進步,務求每一個人都能盡量發揮自己的所能。」研究為我們提供證據,理論則影響我們如何詮釋證據及理解其賦予世界的真實意義,繼而發展政策影響人的生活,三者的結合正是對社會問題的一種介入,亦是推動社會進步的能量。部分人之所以對此抗拒,或許是源於,目前學院的訓練未能鼓勵和促進在研究和政策方面的學習。然而,在這個資訊爆炸,網絡速食的年頭,我們更應回歸知識和實證,有系統地整理和運用經驗,拓展我們的語言、理論和手法,關注社會政策對社群的影響。這是作為專業應有的角度。

懂得追問,訴諸實證

社會工作的第一步就是識別需要,識別需要就是懂得發問,其實大家都在做、大家都會做。只是我們更需要保持更新和批判的能力,追問制度政策和個人生活的關係,不能輕視和抗拒它們。例如貧窮戶生活匱乏,是否安排了他們去食物銀行、十蚊飯堂、寫信申請綜援就足夠?如果不了解最低工資、退休保障、房屋政策對他們的影響,「排一世飯盒」是否足夠解決問題?邊青「不務正業」,是否「培訓」他們、幫他們配對了一份工、搞一個歷奇活動「提升」了他們的自信心就解決了問題?假如教育能鼓勵流動、產業能更多元,幾多被邊青化、被廢青化的青年仍然會如目前不務正業?

今日五花八門的服務和手法、有利民生的政策,在出現之前都是無物,卻正是理論和手法、服務和研究、制度和個體的結合,它們才能自成一派,專業才能當之專業,服務和政策才能不斷創新和進步。研究為我們提供證據,建立論述,而不是一味將社會工作訴儲情緒、感覺(有時甚至是直覺)和正常化的行為。

「講多啲」,還要「問多啲」

同工之間不時戲言,請對方「講多啲」來盡訴心中情。要鼓勵這種了解、研習、反思、更新服務和政策的工作,我認為大家都要「講多啲」。假如,我們的工作和訓練能提供到多點討論和自我批判的氛圍,勿論你我知多少都說出自己的想法,我相信逐點逐點大家都會培養到那種批判分析的能力,這樣才能擴闊我們對社會、服務和社工專業的想像,繼而自我完善和發掘介入社會的途徑,而不是反而會覺得,自己未夠根底去講,或者講出來怪怪的。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可以講、應該講,因為我們每個人都已經是一個知識,沒有什麼根基夠與不夠,亦因為每個人都一定不夠,而且永遠不會夠。討論是過程,如果覺得自己講得不好,回去找證據、問下服務受眾、找人討論、思考下再講過,一點一點就能說得更有力、更有信心。研究且有「自我修正」(self-correction)的概念,正是因為身處的環境不斷改變,不斷重新發現新的證據;重要的是我們有持續反思和尋問的動機,緊扣生活經驗,對自己的語言想法提出質疑,亦要開放廣納他人的想法。

研究、討論、反思最重要不是尋找一套正確的做法或說法,或藉以判斷誰比誰更好(即使有這個判斷也是十分個人),而是透過這個過程尋求更多可能性,這是社會進步的起始,容許無限可能性存在才能成就多元和創新。社會工作作為一個專業,更應該要有這種視角。

One thought on “不懂發問的社工教育

  1. 農曆新年後首個工作日,早上9時35分,我在工作的機構接了一通查詢捐款電話。來電者問,他的捐款會否直接轉到某戶家庭手中。細問下,來電者並無特定捐款對象,他說只是想知到。

    這類捐款一般用以支持機構運作及活動開支。來電者重覆一遍我的回覆,又再說了一遍「不會轉到有需要家庭手中嗎?」。

    嗯,沒有特別指明的話,不會的。

    來電者後來說,他曾接受過我們機構的「幫忙」,現在有能力,想做點事。

    社會上確有很多有心人,出錢出力,主動向陷入困境的人伸出援手;惜在平白無事的日子,則沒幾個人,願意多看一眼那個令人陷入困境的結構。甚至,把提問題的人定性為,攪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