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9e0aca-5170-4a8a-ba07-a9c00d55046c

作者︰陳順意(長者服務社工)

每每提到「安老服務」,都提不起社會的興趣去討論,即使有個別私院、虐老事件的報導,均只是維持數天便會消失。

政府去年提出為期兩年的「安老服務計劃方案」,但這是一件「神不知,鬼不覺」的事,不少同工、長者,甚至社會大眾驚覺時,已錯過了第一階段「訂定建議」的諮詢,亦不是很多人收到第二階段「制定範疇」聚焦小組工作坊的「邀請卡」,而8月份的六場公眾論壇也是由民間爭取回來的(最後一場因第五場受紅雨影響而加開);但香港大學顧問團隊及安老事務委員會所安排的地點,極度不便,致使每場諮詢均未能讓足夠的持份者參與。轉眼間已來到最後階段:由今年12月開始為期半年的「建立共識」諮詢,但直至現在仍未有詳細資料,民間團體要求進行十八區諮詢亦未獲回覆,而在這階段所建立的也不見得會是「真共識」。

想深一層,當一個關乎每個人晚年生活、照顧、保障的事,只有少部份人知道、參與,是很恐怖的。政府固然不會著力去宣傳、呼籲大眾關注,閉門造車好過自掘墳墓。但是,更值得反思的是:在這情況下,我們如何令更多長者、市民明白安老服務與自己的切身關係,帶動更多聲音走出來?說真的,這個計劃只是入口,令其變成必須落實的政策才是目標。

在這議題上,聆聽長者的聲音和視角十分重要,因為他們每天生活在社區裡,知道社區中有什麼、欠缺什麼「長者友善」的設施,亦明白長者所面對的困境與需要,從他們的口中說出來,比社工、其他專業人士說十句、一百句,更擲地有聲。德國已立法確保長者有參與政策規劃及決策的權利,自稱國際都會的香港又是如何看長者在社會政策參與上的知情權、選擇權、自決權?現時全港有超過100萬名60歲或以上長者,但在討論「安老計劃服務方案」上,大約只有數十名長者參與其中(按《「訂定範疇階段」報告》推算),比例可見是極少。作為長者服務社工,我們知道政府要做「安老服務計劃方案」後,會否嘗試和中心、院舍甚至家中的長者,去深入了解和討論呢?

也許你會問︰長者服務和我有什麼關係?我也問自己︰撇除「長者服務社工」這個身份,作為一個25歲的青少年,安老服務與我何干?現時的「安老服務計劃方案」仍以舊有的框架與視角去看長者的需要,但若我們是在做長遠規劃,那麼要看的不只是服務數量足夠與否,更要看這一代、下一代甚至以後的長者,所需要的是甚麼,那麼安老真的與你無關嗎?
年老是每個人的必經階段,單憑一個群組的力量是不夠的,除了長者,青少年、復康人士、家庭主婦、照顧者等社會大眾的聲音,更是必須。以現時常強調的「跨代共融」為例,單次性的探訪、康樂活動,的確能營造和諧、美好的畫面,但若要為這件事附上深一層意義,就要讓年青人看到長者背後,所面對的服務或制度漏洞,也要讓他們看到自己將來是否也要面對同樣的困境,了解到安老服務與自身的關連時,鼓勵他們發聲、改變未來便是一件自然不過的事。
的確,與服務對象一起討論、倡議安老政策,不是任何一個服務範疇FSA的一部份,但偏偏又與每位服務對象如此密切,那麼在日常工作中,無論是長者還是非長者服務,敢問各機構主管們,會讓同工有空間與服務對象去討論嗎?同工們,你們又願意騰出一些工作時間,去帶動社會討論嗎?或許講解安老服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我相信每位同工、長者、照顧者、市民也有自己的方法,去讓身邊的人明白其重要性。

安老服務、有尊嚴的晚年生活是每一個人的事,相信自己的力量,不要被你的工作、服務範疇、年齡限制你去做應做的事!
延伸閱讀︰

蘋果日報 – 兩分鐘看懂 安老堀頭路(23/7/2015)︰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hdndylX_6A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 五分鐘關心「安老服務計劃方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jqjEPbwgvQ&feature=youtu.be

在德國,我們為什麼可以優雅老去?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51124-culture-feature-agingsociety-German01/

安老服務計劃方案 -「訂定範疇階段」報告︰

http://espp.socialwork.hku.hk/images/scopingreport/ScopingReportChineseFinalClean.pdf

安老服務計劃方案 -「制定建議階段」公眾論壇(背景資料及討論大綱)︰

http://espp.socialwork.hku.hk/images/ESPPStage2/PublicForumBookletFinal.pdf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