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Shot 2015-09-30 at 1.51.20 am

撰文:社工復興運動

「真想不到當初我們 /也討厭吃苦瓜/今天竟吃得出那睿智 /愈來愈記掛/開始時捱一些苦 /栽種絕處的花/幸得艱辛的引路甜蜜不致太寡」~苦瓜by陳奕迅

平生怕吃苦瓜。就算人家怎樣說苦瓜出水後不苦,或者苦瓜的苦,其實是一種甘,以及說苦瓜對身體有益,但是我仍然怕苦瓜,仍然從未吃過一口苦瓜。但,今天,我打算吃苦瓜。

社工註冊局自出現以來,惡評如潮,所做的憾事傻事醜事罄竹難書。難怪社工們都對註冊局冷處理,或者含淚繳交註冊費。作為一個明哲保身的人,理應跟註冊局保持距離,以免殃及池魚。

「民主不怕催淚彈,香港從此不一樣。」這不應該只是一句口號,不應該只是一年前的歷史時刻裏的一個立志。撑傘之後,很多人都想在自己的領域上繼續撑傘,讓民主繼續生根,相信他朝有日總會生出絕處的花。法政匯思丶杏林覺醒、良心理政丶思政築覺丶精算思政丶藝界起動、前缐科技人員等專業自強,專業抗爭就是明證。

社工復興運動也在想,我們可以幹什麼?為民主,我們可以去得幾盡?如何在暗室點燈?該不該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專科及資深自願登記計劃丶強制進修計劃等固然是戇居又「堅離地」的建議,註冊局黑箱作業更是長期頑疾,要求公開透明已經是最謙卑的要求,註冊局竟也置若罔聞。不過,擺在面前的更大挑戰,是社工的公民權利會否被侵蝕-佔領運動中被捕社工,如何免受打壓,如何保障社工的公共性,如何可以讓社工繼續有政治思想丶政治表達的自由,看來是新一屆註冊局的時代挑戰。

故此,邵家臻和鍾威龍(Rivalino)決定迎接這一挑戰!去年的九二九是三千社工罷工抗暴的歷史時刻,今年九二九是參選註冊局的截止報名日期,兩個日子可以風馬牛不相及,也可以是言有盡而意無窮的巧合。請相信我們,參選註冊局是秉承「不是見到它有希望才參與,而是參與令它有希望」的雨傘精神,是反抗社福界被染紅的一部份工作,是展明「社工拒絕沉淪」的吶喊,是在暗黑的密室中點燈。

前路渺渺,步步為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