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Shot 2015-09-30 at 1.16.53 am

撰文:嚴峻(塵世中一位迷塗小社工)

各位準備出或剛完成ELD或MSW實習的師弟師妹:

大家好,我是一位關注長者未來的社工小前輩。也許您們會感到奇怪我為何會給您們寫這封信,但可以說這封信是特別給您們寫的。

您我相同之處,除了都是社工,也同樣(將會)有出長者或醫務社工的實習經驗。ELD與MSW,無論是您的第一志願,還是純粹誤打誤撞來到這個field;我都想從這兩個服務範疇的實習中,有好些感受與得著想跟大家分享,也因此想邀請大家日後主動參與一些長者探訪計劃,一起學習成長。

我以前在善終醫院實習的時候,有不少案主都是長者。和這些長者病人相處,令我感受到他們面對生命最後階段的堅毅,更確立了我對服務長者的興趣和感動,從而令我選擇了投身長者服務。

而我畢業後首份工作,便投身了隱蔽長者服務。面對死亡,好些長者能展現他們的堅毅;然而面對孤獨,卻眼見許多長者晚年孤苦無依。

能想像嗎?在我工作的沙田區,大型商場和中產樓盤林立;竟還有獨居長者十多年來,一直過著沒有電力供應的日子而不懂尋找幫助。有獨居長者在家中絆倒,卻無法按動平安鐘,白白打橫躺在地上兩小時,等鄰居發現才能被救。甚至有獨居長者暈倒在家卻沒有人理會,最後失救至死,死後三天才被發現。

以往在醫院實習時,好些自己負責的個案中,有長者經歷臨終時刻,他們的孩子都很想在最後的日子盡力孝順父母,為父母作最好的照顧和安排。然而,他們卻沒有能力承擔和照顧患病的年老父母親。這一切都與資源、人手與時間有關,最後還得依靠公共醫療系統和福利制度來承擔。

記得有一次,為了送一位患有慢性肺栓塞的「隱者」案主入院,需要急召救護車。安頓好後,跟救護員談起,原來香港的醫院資源分配按地區劃分;屬於新界東聯網的沙田,同一時間需要跟大埔、北區和部份西貢區共用醫療資源。整個新界東聯網,需要服務130多萬人口(其中單單沙田60歲以上的長者已佔其中62萬人),但醫院原來卻只有四千多張床位。

救護員先生向我道出心聲,說每位需要緊急救護服務的長者都想住院時得到較好的照顧,但四千多張醫院床位實在是杯水車薪。最後,我那位案主穩定了下來,數天便被「趕出」威爾斯醫院了。對這位長者來說,獨自在社區生活,沒有足夠配套和適當支援,以後需要經常出入醫院肯定是家常便飯了。這次,剛好我家訪才發現他需要送院。但下次又如何?當然可以替他安裝平安鐘,但當案主再急性發病時,誰能確保還有這樣的幸運能及時救援?

這一切的體會,以及對宏觀制度的擔憂,都在我實習時及在前線跟長者接觸時,引發了我這小小社工的思考。以沙田作例子,直到2018年沙田區將會繼東區和觀塘區後,成為全港第三個長者人口比例最高的地區,當中更有數量難以統計的隱蔽長者。再者,全球人口老齡化已是不爭的事實,香港也不例外。統計處最新數字顯示,到了2031年,香港有四份一人口將在65歲以上。

香港的福利制度,向來以沒有長遠規劃「稱著」,我實在不敢想像人口老化和相應對醫療體系帶來的壓力會為香港、您和我的將來帶來怎樣的光景,但可以肯定地說:我們一定要做一些事!

社會上有許多的需要與agenda,爭取我們的注意和重視。無論您矢志將來會當醫務社工、入政府、還是做兒童家庭工作;但有一點必須承認,每個人都會老,都有退休的一天。今天香港長者的處境,多少也反映他日您我的將來。

實在希望每位同學,無論是在哪個服務範疇,都可以對長者的需要有更高的敏銳,從而當某天您我有機會在崗位上make something happens之時,不會忘記香港有這樣一批長者需要社會的重視和關注;甚至在可以制定社工介入策略時,能夠一併考慮長者的需要與現況。

社工的訓練讓我謹記要先親身走到前線,並對社會,甚至個人需要,有更高的察覺和敏銳。請別誤會這是一個活動宣傳,只是希望透過探訪和關懷行動能讓大家正式出實習前後,也能繼續對長者的需要和議題有更深的感動。

知道大家好忙,但如果您不怕影響溫書、莊務和其他很多很多想做的事情,都誠意邀請您主動參與一些隱蔽或弱勢長者的探訪關懷行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