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Shot 2015-09-30 at 1.12.13 am

撰文:華來氏偷火社工

正為即將九歲生日的融預備生日禮物,身邊人左一句右一句,由Frozen說到Pardora。Frozen,我尚且明白,個個小妹都認定自己是Elsa,可是,Pardora就令我惆悵得多。據說,那條來自丹麥的「串珠子」sell的是「私人回憶」和「個性化」。手鍊全是自由搭配,從手鍊的長度和款式至每顆墜子也任君選擇,而墜子的含義各有不同,價格為幾百至幾萬元不等。它之所以成為港女恩物,是因為有女生要求男伴送他一條Pardora,不然就在街上大吵大鬧喊分手。它所謂的「付擔得起的奢侈」(affordable luxury),卻掩不住它不合理的定價,於是引來網民的惡搞,以串起的panadol鏈子調侃Pardora。他們有所不知,買不値價錢的東西,正好說明明知被騙也是甘心被騙,這叫愛情,或者寵壞。噢,有種寵壞,叫幸福。記得。記得。

焚身以火,明知故犯,都是愛情的底蘊。而Pardora正是玩弄此道者的高手。話說,普羅米修斯已把一切技藝都傳給了人類。在此之前,人就像住在洞穴裏的螞蟻一樣,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生命毫無意義。拜普羅米修斯所𧶽,人開始成為有文明的生靈,從此有別於其他動物,也與神祇有所不同。宙斯藏起了火,但普羅米修斯還是從他那兒把它偷走;宙斯藏起了麥,但人類還是靠工作而得到麥。宙斯與普羅米修斯之間的鬥智還沒有結束。因為宙斯又有新點子,並且相信這必會給普羅米修斯最徹底的痛擊。

宙斯VS.普羅米修斯

他召來了希臘諸神,要用水和黏土揑成一個集合光明與幽暗,讓人感覺幸福又鬥爭,令謊言和誘惑並存的女人潘朵拉。宙斯創造出的潘朵拉,不是為了諸神而是為了凡人。他要把這奇女子送給人類。普羅米修斯眼見又有倒楣事要降臨在可憐的人類身上。普羅米修斯中的普羅(pro)就是「在前」的意思,他每每能洞悉先機,但他弟弟埃庇米修斯中的埃庇(epi)則是「在後」的意思,也就是說弟弟總是後知後覺,被眼前的景象所蒙蔽,渾然不察可能潛藏的危機。普羅米修斯早就知道會發生甚麼事,特別給埃庇米修斯溫馨提示:「如果諸神給你禮物,千萬不要接受,立即把他原封不動的退回去。」弟弟怎樣信誓旦旦都好,但諸神送來的是一個絕色美女。埃庇米修斯一見潘朵拉,立即驚為天人,今日請進門,明日就要跟美人結婚。潘朵拉就是這樣嫁入凡間,也開啟了一連串不幸。

原來只有男人的世界,現在加入了女人。男女兩性共同創造了人類,而人類也必須靠男女結合才能繁衍下一代。人不再是從泥土𥚃自然冒出來了。加上普羅米修斯雖然偷了宙斯的火,但是此火不同彼火,它不是天上的火,而只是火種的火;不是生生不息的火,只是從火種中生出來的火,有生必有死,這種火要不斷餵它燃料,才能燃燒。食物也是如此,不再是用之不竭,而是要靠努力勞動,才能填飽肚皮。人必須過着勞累平庸的生活,就是汗流滿面,收獲也是少得可憐。結果人類惟有小心翼翼地吃,避免浪費。但潘朵拉的貪婪嚵嘴,又吃得多,又吃得好,既不知節制為何物,更貪得無饜,永不滿足。非但如此,她更是引誘男人的高手。但她真正想要的不是男人,而是男人所擁有的穀倉。藉著勾魂攝魄的媚態丶甜言蜜語的騙術、傾國傾城的笑容,以及那搖曳生姿的臀部,潘朵拉在男人圈中可謂無往而不利。但她實際上覬覦的,只他身後的財寶。

宙斯對之前被盜火一直耿耿於懷,如今送潘朵拉到人間,其實是種反制──以女人代表盜火者,用美色來燃燒男人的火,讓男人還年輕時,已經老態龍鍾,油盡燈枯。潘朵拉正是宙斯在人間所放的火,有了她,就能以偷還偷,燒盡男人的火,為火種被盜報仇。女人的意義就是如此多重,既吞噬男人的辛勞收獲,又為男人延續下一代。毀滅性的貪慾與生育能力巧妙地結合在一起,獸性與神性糾纏成皮蛋瘦肉粥狀,難解難分。

宙斯再吩咐潘朵拉把埃庇米修斯家中的大甕的塞子打開,再趕緊塞回去。趁著丈夫出門,她依計行事。剎那間,所有破壞力量、所有醜惡東西,全都跑出來,散滿世界角落,然後潘朵拉又急忙塞回塞子,結果只剩下「希望」沒有跑出來。本來潘朵拉已為人間帶來很多邪惡,如今更是雪上加霜。疲憊、勞累丶疾病丶死亡,數不勝數,它們在人間亂竄,一刻也沒有停止過,也因為它無以名狀,更令人防不勝防,以為找到災難源頭,即是女人,卻因她的花容月貎和甜言蜜語,誘惑著丶沉浸著。

把女VS.厭女

潘朵拉,是希臘神話中的一宗大陰謀,也是「厭女情結」的典型。David D Gilmore以人類學的角度,探討男人對女人又愛又恨的矛盾情結。例如聖經中夏娃害亞當被逐出伊甸園,童話裏的白雪公主有個陰險凶狠的後母,希臘神話中蛇髮女妖的目光足以令人變成石頭……,於作者看來,都是種「厭女情結」(Misogyny)。厭女不只是單純的討厭女人,而是男人在成為性主體的過程中,必須將女性客觀化、低劣化丶他者化,以此來證明男性自身的存在價值和優越性。在《厭女現象》中,作者在副題中作了劃龍點睛的一筆:跨文化的男性病態。書中指出它涵蓋了諸多男人對女人的迷思,包括對月經的不了解,以及對經血的莫名恐懼和男人對女人的慾望,以及在發洩過後不知如何是好的失落感覺,說穿了,厭女現象其實源於男性高度依賴女性的心理,當依賴程度過了頭,徒生了焦慮和恐懼,而最終演變成貶抑和憎恨女性的心態。

我不知道在情人節丶生日丶聖誕節丶結婚紀念日丶新年等含淚買Pardora的男人是否都是心懷厭女情結的人,而我則在Pardora門外以及「港女最愛和男人最痛之間」徘徘徊徊,不知所謂。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