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y

撰文:明姑娘(學校社工.香港女社工協會)

在學校工作,總會接觸到一些女生𠝹手的個案。我並不是想在此談論怎樣處理和介入這些個案(主流較多以認知行為治療處理,以停止𠝹手為目標),因為我認為聆聽她們的故事、情緒和感受更為重要!

阿盈是我由她中一開始便認識的女生,在接觸她的三年間,她不斷重複來往於𠝹手與不𠝹手之間。我好奇,究竟第一次𠝹手是在什麼情境、什麼思緒、什麼想法和什麼環境之下發生的呢?究竟怎樣才算是一次「很盡的𠝹手經驗」呢?我滿腦子帶著很多的好奇和疑惑,亦帶點傷感和悲慟,聆聽著阿盈的𠝹手故事……

「妳第一次𠝹手是怎樣發生的?」阿盈說:「我第一次𠝹手,喺房攞住把𠝹刀唔知𠝹邊度好。我當時諗:究竟𠝹邊度會痛D?邊度會冇咁痛?當時可能見身邊嘅人𠝹得多,我都想試下究竟𠝹完會否開心D。但其實我第一次𠝹手之後發現唔會開心D囉!不過就有種滿足感,嗰種滿足感係『我終於試過呢樣嘢!』,但唔開心就沒有解決到。因為我之前一直覺得自己情緒平衡唔到,見D人話𠝹手得,咁我咪試下囉。」原來𠝹手對阿盈來說是滿足感的來源。

傾談間了解到阿盈在現實生活裡,常活在母親高期望的籠罩下,一直沒有「自己」,一直都「唔知自己想點」。長期生活在空虛和別人的期望之下,那份無奈及不安感是別人所不能理解的,阿盈自己亦無法排解。唯獨手能讓阿盈獲得「掌控」的感覺,可以掌控自己的想法和身體,就像從五花大綁中成功鬆脫出來的滿足感……儘管之後要再次被綁上。

𠝹手原來很講究

「我第一次𠝹時攞住𠝹刀度位,我諗緊究竟𠝹近脈搏位置好?定係𠝹高D手臂位好?𠝹脈搏位的話咁我會唔會死?因為我其實並唔係想死,我只係想知𠝹手會唔會開心D……最後我決定𠝹中間。」

「決定咗位置後,我又諗究竟係扼實拳頭𠝹,定係放鬆來𠝹;因為扼實拳頭會令到D筋凸出來,放鬆就唔會見到D筋,仲有把𠝹刀應該係打斜𠝹落去定係打直𠝹。最後我諗咗好耐諗到覺得好煩於是一𠝹就𠝹落去!一𠝹……嘩,標血呀!呆了幾秒,覺得唔係好痛,有少少感覺係想𠝹多幾下,好似上咗癮咁。有過第一次經驗後,之後每次唔開心都會想繼續𠝹落去。」

𠝹手上癮的感覺是怎麼?「其實𠝹完發現冇咩嘢啫,反而有少少輕鬆嘅感覺。因為𠝹手其實係要用力的,所以我覺得輕輕力𠝹嗰D唔算係𠝹手,我認為呢種𠝹法既人可能只係想跟潮流。真正想發洩那種𠝹係𠝹完會覺得輕鬆D,感覺上係想將𠝹刀想像為較剪一樣,將一D唔開心既嘢剪開佢,同自己分開。其實唔開心的程度就等於𠝹既力度,越唔開心𠝹既力度就越大;如果只係想跟風玩下就會就住D力細細力𠝹。」

「我也試過用間尺𠝹!」𠝹手的工具原來也不一定是𠝹刀。「由於俾同學沒收了我把𠝹刀,於是我將把間尺屈斷後,利用造成的鋒利位𠝹。」至於𠝹後造成的傷口,不同工具𠝹出來的情況也不一樣,阿盈仔細地告訴我:「因為𠝹刀薄D,所以𠝹落去後D肉會凸起,如果埋口埋得差就會有凹凸,仲會有印留咗係度。但如果用膠間尺𠝹,因為比較厚既關係,其實係𠝹到甩皮,傷及真皮而流血,但埋番口其實都可以好光滑,仲唔會有印,當然視乎𠝹的力度吧。」「其實一般𠝹完流少少血呀、甩少少皮呀、紅咗呀都唔會留疤既。」

那麼𠝹手其實有沒有一些標準,例如是否要有血流才算滿足呢?阿盈以近乎專家的口吻詳細地解釋:「記得初初𠝹時都會諗,會否𠝹到血流得越多越開心,但後來𠝹多咗就開始唔會注重係咪有流血,而係在乎𠝹的力度。如果當時係因為一D好唔開心既事,𠝹既力度就會大D。」其實𠝹的力度是否能控制?𠝹到什麼境況才會停止?阿盈補充說:「我試過因為好唔開心而勁大力咁𠝹,𠝹到自己覺得夠,直到D情緒發洩晒出嚟就會放開把刀,然後不斷哭……其實每次𠝹完都好累,因為真係要用力既!」

𠝹手者的善後工作

𠝹完之後,情緒宣洩過後,之後傷口會怎樣處理?阿盈說:「我其實唔係好理,除非流血流得多,我就用紙巾索走D血,但唔會用消毒藥水處理傷口,之後著件長袖衫或外套遮住傷口,希望唔好俾屋企人見到。」但是染了血的紙巾又會怎樣處理?阿盈壓低了聲線告訴我:「我一定唔會掉喺屋企的垃圾桶,我會攞去廁所沖走,又或者放喺衫袋入面,第二日出街時才掉去街的垃圾桶。」阿盈停頓了一會,眼神帶點傷感地說:「我唔可以掉係屋企,因為萬一俾屋企人發現後一定會俾人鬧。然後被問好多嘢,跟住又要解釋,其實只會再次勾起唔開心既嘢。」

雖然阿盈𠝹完手那一刻是不想被家人知道,但其實阿盈內心是渴望得到母親的慰問及安慰。「我𠝹完手過兩三日後,腦海裡都會諗番唔開心果件事,其實𠝹完對件事係唔會有改變的。我曾經情緒低落,喺我心情最差的時候係媽咪陪住我度過,佢亦為咗我變咗好多。之前我同媽咪關係唔好,係因為媽咪不滿我經常將心事收收埋埋,佢其實係好擔心我。」阿盈提高聲線繼續說:「其實我係好想同佢講架!我唔講係因為我預計到她的反應,佢一定用好緊張好緊張的語氣同我講:『妳做咩要𠝹手呀?點解唔可以同我講呀?』佢越緊張我越唔想講,如果佢可以冷靜D問番我點解唔開心,係問番件事而唔係問我點解同幾時𠝹手,我諗我會想同佢講多D。」

對阿盈來說,𠝹得最盡的一次經驗是怎樣的?阿盈想了想:「係𠝹到個腦諗唔到其他嘢,連唔開心嗰件事都唔記得咗,只會諗住𠝹……𠝹到……𠝹到可能係有其他聲音例如電話聲咁,先至會醒一醒,先至會停。」「其實最盡嗰時係唔知自己𠝹咗幾多下,𠝹得有幾深有幾痛,個腦係一片空白,好似另一個人上咗身;好似與世隔絕咁,只係隻手不停咁𠝹。」

是執著?是搏可憐?

對一個有幾年𠝹手經驗的少女來說,又會怎樣形容其他𠝹手的人?阿盈沉默,想了一會後說:「執著……只有一句,就係『執著』!𠝹手的人只會好執著咁捉住唔好嗰面。如果諗到正面那邊就唔會𠝹手了。」阿盈再補充:「其實𠝹手有兩類人的,一種就係『執著』,另一種就係『搏可憐』。」是怎樣分辨的?阿盈富有信心的表情告訴我:「𠝹咗手唔會週圍同人講嗰D就係『執著』嗰種,『搏可憐』嗰D就會週圍同人講『我好唔開心呀!』點點點點…..然後主動俾人睇D𠝹痕。」

那麼一個採用𠝹手來發洩情緒的人,最希望身邊的人怎樣回應?阿盈立刻道:「不要聚焦咁問來問去、講來講去都講件事,可以試下分散注意力,例如陪𠝹手嗰個行下街,或者俾個膊頭佢,總之係俾到一份支持的感覺係最重要!」阿盈緊張地說:「仲有要睇實佢!因為有𠝹手的人其實心情係好唔開心好唔穩定,會冇咩理智,仲有可能進一步做傻事,所以一定要睇實佢!」

𠝹手多年,阿盈有否建立了「𠝹手敏感度」,可以及早發現有(或將會)𠝹手的人?阿盈滿有信心地說:「其實從對答聽得出,例如佢講嘢好負面,或者一邊喊一邊講放棄的說話,例如:『唔好理我,算啦!』,我就會feel到佢地下一步可能會𠝹手。仲有成日話『想死』嗰D都要注意一下,佢地可能會諗一D接近死亡的方法去放鬆和發洩情緒,遇到呢D人我意識上都會關心佢地多D。」

傾談間,阿盈多次強烈「𠝹手目的係發洩,而不是死!」,所以𠝹手的人其實是發出強烈的訊號想身邊的人關心自己,從中得到支持和陪伴,對世界和生命並未放棄。阿盈亦很痛恨那些覺得「𠝹手的靚妹冇嘢攞嘢嚟玩」的大人!她認為指責和輕蔑𠝹手行為,只會令受情緒困擾的人在牛角尖中越鑽越入,甚至推向死亡的邊緣。

很感激16歲的阿盈告訴了我這麼多。

One thought on “我的第一次:𠝹手初體驗

  1. 關於𠝹手的第一次

    坦白說,我還沒有時間仔細去看完整份文章,但只看了頭數段形容𠝹手方法後,已很有保留應否在fb/公開媒介分享,究竟讀者有能力或專業知識去了解作者的動機?
    Youngster may not have the patience to finish the whole article
    It provides method , how to follow up 冇疤痕…..
    它提供很大的引誘去加速𠝹手行動
    Bad that它美化了𠝹手,
    I have experience in handling samiliar cases , client has to undergone a long way from the start , then to the worst situation .

    But now the potential client learn more and may have more courage now as most uncertainty is removed

    我覺得如有背後的故事及recovery story 可能完整d

    Wish u won’t mind my sharing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