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七暴動

撰文:倫智偉(外展社工.光明磊落博物館負責人)& 曾健超(前外展社工.暗角事主) 

前言

記得當筆者進入社工系讀書時,讀到社會福利的發展,就留意到香港經歷「六七暴動」後,開始進入急速發展的年代。那時,同學只輕輕知道六七暴動後,港英政府以福利換來社會安定,遏止市民不滿社會的情緒;但六七暴動的背景和當中的個別事件,則未必詳盡知道。今天,筆者重新了解當年的六七暴動,發現雨傘運動所展示警隊潛在的黑暗,原來早在四十多年前已發生。筆者會寫三篇文章作說明,希望在最後一篇能闡釋六七暴動和雨傘運動之間,兩代香港警隊的表現有什麼異同。

恨讀得書少,忽視歷史的重要

唉,當年讀書,把六七暴動的事輕輕帶過便算,我不怪導師沒教,只怪自己只背書式植入「六七暴動發生,跟著社會福利急速發展」在腦中。人說「六七暴動」,還以為大事件只在1967年發生;但其實50年代的香港,已萌生混亂情況。

旺角「鳩嗚」行動中,經常有人喊叫「黑警、黑警」,相信意思可能是警察和黑社會合作,或者是警察手段好比黑社會邪惡等等。若有人在筆者面前,大喊「黑社工」,當然感到不好受,可能比「廢偽社工」更侮辱。要說明警隊跟黑社會合作的指控,一定要拿出具體證據,否則是含血噴人;不過,歷史告訴我們,警黑合作,未必一定是明刀明槍式的合作,可能會是警察懶理黑幫生事,或是警察暗裡縱容黑幫生事,或是警察直接指令黑幫生事。

多次暴亂事件中警隊的表現

首先,是香島中學事件。香島中學有左派背景,不用多言;而當時左派團體的反殖情緒就是最威脅港英政府。1956年,香島中學遷往新建的大坑東桃源街校舍作為正校,運動場道校舍則改為分校,同年10月10日發生雙十暴動,正分校均遭破壞,正校校舍更被焚毀。據聞,當晚,校方先後四次報警求助,第一次是凌晨十二點半,警方沒有即時處理;第二次是一時十五分,警隊的紀錄是:經查探後,無發現混亂跡象,於是撤退;校方第三次報警是在一時五十分,有七十名暴徒向該校縱火,但警方在三時半始派出一隊警員前往該校,四時半才有第二批警員前往救援。若真的如此,當時的警隊是否有縱容暴徒之嫌呢?

原來除了六七暴動,還有導致八人死亡的荃灣暴亂。當年荃灣紗廠林立,就業的工人超過一萬;工人多住在工廠宿舍,而每所工廠也有右派和左派之分。當時寶星紗廠發生了事端,有右派工人打傷左派工人;據報有警察在紗廠附近監視了近三個小時,對那些暴行並沒有加以制止,及後更是「警察受命撤退,防衞警署去了」。結果,荃灣暴亂情況隨即升級,出現姦淫擄掠情況。若這個說法是事實的話,這和借刀殺人有何分別?

好了,到了六七暴動了。在《香港左派鬥爭史》一書中,作者記述,他曾見到在騷動群眾中有三幾個年齡偏大漢子舉止有些特別,欠缺一種參與感。突然間,這顆人衝向瑞興百貨公司,隨即見到櫥窗玻璃破碎,那個漢子叫附近的人湧入公司,人群遲疑了一下後,先後多批人衝入去搶掠了。事後,作者在法庭進行採訪,碰上一名警員,作者問警員:「為什麼搞到如此糟糕?」警員答:「若非如此,怎能放手去拉人?」「那麼,是你們砸櫥窗的嗎?」警員回答:「何需我們親自動手!」作者推測瑞興百貨公司被搶掠和縱火,是警察借助黑社會的自編自導的事情。

縱容群眾生事與政權的關係

說到這裡,大家會否聯想起去年旺角佔領事件中,大批反佔領人士部署對抗佔領人士,但警方未有效阻止的混亂情況呢?筆者不會斷定這是警黑合作,但與六七暴動情況類同的是,警方的行動與不行動,彷彿與政權利害有著關係:當年的左派被右派襲擊,就似是幫了港英政府一把;那反佔領人士襲擊佔領人士,誰又會願意刻意不加制止,樂意稍稍縱容一下呢?(下期再續)

後記:

警權與社會工作有何關係?警察的功能和角色,本身已是一個社會學的課題,其中有一個概念是「警察國家」,指一個專制的政府往往透過警察來維繫在位者的政權。另外,個別警察的失職,或甚一小撮警員的濫權,由維護正義變為不公義行為,對社會大眾一定會帶來不同方面的影響。這「光明磊落」欄目就是會逐一用不同角度討論警權的問題。
參考:《香港左派鬥爭史》,作者周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