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Sir3

作者:莫慶聯(資深社工.前城大專上學院任教社工課程多年)

最近在尼泊爾,探訪一個名為Forget Me Not的非政府組織,知道它的工作是從尼泊爾的孤兒院,將被販賣的兒童拯救出來,協助他們尋回親人,回家團聚。

原來尼泊爾有六百間已註冊的孤兒院及兒童院,沒有註冊的不計其數,估計共收容16000位兒童。很多尼泊爾的孤兒院,是人口販賣集團斂財的生意。集團通常在偏遠貧窮的農村,透過一些中介的村民,向目不識丁的農民訛騙,吹噓可為其子女在尼泊爾的大城市找尋優質的寄宿學校或升學機會。村民由於家窮,希望子女有機會往大城市見識及脫貧,於是便借貸籌錢給販賣集團(約付200至500美元),讓其帶走自己的兒女。集團帶走兒童後,將他們關進惡劣的兒童院,然後吸引外國遊客到尼泊爾旅遊時參觀孤兒院,然後捐款、助養或做義工(做義工每週約付200美元)。很多外國尤其歐美的遊客,看到楚楚可憐的兒童,在同情心驅使下便樂於向孤兒院捐助,但錢是否用在兒童身上便無從稽考。有非政府機構稱這現象為「孤兒院義工旅遊主義」(Orphanage Voluntourism)

根據尼泊爾非政府機構Next Generation Nepal(NGN)估計,現時全球每年有一百六十萬遊客從事義工的工作,義工旅遊的生意額每年達二十億美元,六百間在尼泊爾已註冊的孤兒院中,近九成不合乎政府所訂的最低標準,如院舍擠廹、缺乏自來水供應、院童長期缺乏營養、員工人手短缺及長時期流失等。

現時尼泊爾每年有六十萬遊客到訪,很多旅行社向旅客宣傳可到孤兒院探訪、做義工和捐助。遊客的善心,助長了人口販賣集團和孤兒院的生意,而兒童彷彿被利用作搖錢樹。值得留意的是,尼泊爾的孤兒院收容的大多不是真正的孤兒,政府及聯合國估計,三份二的兒童是有父母的;而九成的孤兒院,均設在尼泊爾五個主要遊客區附近,方便遊客前往探訪和捐款,可見孤兒院並非以兒童的福祉為首要考慮。為了吸納更多捐款及提高利潤,孤兒院會刻意為兒童提供差劣的照顧,才能有效打動遊客勇於捐款的善心。

尼泊爾的非政府機構認為,院舍照顧,如孤兒院及兒童院,應是家人、親戚、鄰舍照顧失效後的最後選擇,是沒辦法下的辦法,於一個窮而有愛的家庭成長,總好過長期住在孤兒院。活在尼泊爾孤兒院的兒童,一般較易被虐待及面對疏忽照顧,孤兒長時間和家人和社區隔離,不能享有承繼土地權,喪失社會資本,影響其長大後的就業機會,成為貧窮一族,有些成年後更成為無家者,甚至罪犯,有些甚至自行開設孤兒院生意,令兒童院的惡性循環延續下去。

莫Sir

 

尼泊爾的兒童院蓬勃發展,和國家的貧窮,與及面對十年的內戰相關。現時百分之二十五的尼泊爾人,活在每天不足1.25美元的貧窮線下。內戰令父母希望其子女免受戰爭之苦,便自然易受販賣人口集團的游說,助長孤兒院的發展。另一方面,旅遊業愈來愈發達,全球對貧富懸殊的醒覺,令西方的旅客亦樂於運用自身優越的資源及身份作出援助。現時英國、法國、瑞士及美國的大使館,均已向國民發岀警告,避免到尼泊爾旅遊時去做義工的工作。若真要做時,也應根據一些道德規範(ethical voluntourism)作指引,才可防止遊客的善心被濫用及扭曲。

這些規範,包括:

  1. 先去孤兒院作實地了解及評估,才作選擇。
  2. 評估自己有什麼特殊技能,可助改善兒童的福祉?
  3. 評估做義工的持續性能否為院童帶來長遠的好處?
  4. 做完義工離開後,因離別會否為院童帶來不良的後遺症?
  5. 院舍不應將院童及家人分隔,應盡量高舉家人照顧。
  6. 院舍有沒有保障院童安全的政策及措施?

既然無良的孤兒院猖獗,那政府為何不作管制、大力掃蕩打擊及嚴懲?政府沒有能力抑缺乏意志去做?為何像尼泊爾這些貧窮國家,在執行措施上那麼軟弱無力?是貪污及既得利益者的權力包庇才是主因嗎?

無良孤兒院的存在,往往連累了優質的孤兒院,令真正有需要的孤兒也蒙受其害。我們在加德滿都,也遇到辦得不錯的孤兒院,院長與兒童快樂地打成一片,職員用心照料,奈何面對財政困難及資金短絀,悉逢外國政府呼籲國民謹慎,令該院向外籌募經費倍感困難。

尼泊爾很多非政府機構,如NGN及Forget Me Not等,均致力從差劣的孤兒院,將兒童拯救回家,但相比現時仍有萬多名兒童住在孤兒院,這些機構的力量仍然十分微薄和有限。若政府仍欠缺打擊不良孤兒院的決心,無論NGO怎樣投入去做,也無補於事,無助扭轉兒童院這盤生意的大局。說到底,兒童往往是最無辜,成為最大的受害者。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