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正向思考

撰文︰細樺小樽              

甚麼是正向思考?《失控的正向思考》的作者認為,「正向思考」可分兩種。第一種是指正向想法。例如在深陷困境時,仍能往好處看,甚至化苦為樂。第二種是經過練習或訓練以正向角度來思考。(p.11) 芭芭拉•艾倫瑞克對「正向思考」真是十分正向,認為這不僅能用於思考上,更能用於「形象」和「社交」上。因為,人的思想會以神秘方式直接影響物質世界,負向思想會產生負面效果,正向思想會產生正向效果。所以,儘管作者在書中對正向思考及勵志文化作出大量具實証的批判(注意:書的分題其實叫「正向思考是如何毀滅美國」How Positive Thinking is Undermining America),但她都不能否認開心、快樂這些情緒是值得追求的。

作者對正向思考進行歷史考掘,指出在美國約二十世紀開始,正向思考就由一種想法變成一種思考方法,再變成一種主流的意識形態。作者指出正向思考內藏一種吊詭,就是學習正向思考,就是要學習欺騙自己(p.12)。人們一面研究正向思考如何達成他們所渴望的事,他們不惜花了大量時間、金錢,來提升自我的正面思考,一面卻同時對現實選擇逃避。

正向思考源於負向思考。十七世紀,從歐洲移居美國的英格蘭清教徒,他們帶來的不單是資源開發,更帶來喀爾文教義,也即是我們所說的基督教倫理。這教義主張:自律丶刻苦丶節儉丶工作。他們還有不接受神會無條件關愛世人的說法,並拒絕用這種想法來獲得慰藉。反而,他們以為在世上努力工作、追求有目共睹共睹的出色成就,是我們唯一的禱告和救贖方式。工作不僅能脫離苦困,也能避免生活漫無目的,引發恐懼。故此,工作丶工作狂成了新興的精英用來誇耀自己的方法。直至一八六零年,菲尼斯•帕克思•昆比(Phineas Parkhurst Quimby)和瑪麗•貝克•愛狄(Mary Baker Eddy)提出了一種新思考方式,稱為「新思想」(New Thought Movement)。新思想主張運用想像,就能得到各種東西(Rhonda Byrne,2007) 。當時社會各階層都紛紛對傳統宗教,作出質疑。另一方面,又有強烈意見以為正面思考對當時的傳染病確實有一定的幫助,再加上在威廉•詹姆斯和愛默生的名氣推動下,正向思考於十九世紀蓬勃興起。

作者曾經患上乳癌,在治療的過程中,她接觸一些病人自助組織。她深明癌症的出現,確實會產生負面的想法,但每當病人出現負面感受時,這些組織就會作出指責,認為負面感受無助提高免疫力 ,更遑論對抗病情。相反,正向思考建議病人視患上癌症為一件美好的經歷,至少能夠重新思考人生。

美國有不少大型和小型教會,都在積極宣揚正向神學-只要保持樂觀、正面的祈禱,在心中想著的事就會實現。他們甚至較少關於宗教的事物,例如:十字架,也較少討論聖經,因為聖經中會令人聯想到負面畫面,產生負面想法。他們甚至誇張到以為思考「失敗」時,會成為他們「敵人」攻擊的藉口,所以索性絕口不提負向思考及基督教義(p.162)。

美國湧現了大量的激勵產業。企業高層都會特別推祟正向思考,不惜重金聘請講師進行演講,特別是資金不足、泡沫爆破需要解僱員工時。他們都認為集團問題不是營運問題,不是制度問題,而是個人的態度問題。就算失業也應該保持樂觀態度,重新找尋工作,他們會為受解僱的員工找尋激勵顧問公司代為轉介工作,並作安撫。而留下的員工更應該有團隊精神努力工作。由於企業高層至下屬都是抱著這種正向態度,因此每當業務出現問題時,下屬往往不敢向高層匯報,久而久之,甚至失去看待世界往往是充滿危機的能力。所有的危機都被包裝成糖衣,當提出抱怨或不滿時,會立刻遭排擠。

面對眾多現實的問題時,嘗試去壓抑個人感受,以及自我思考恐怕都不足以給解決現實問題。最大的羸家可能只是"激勵產業"。它的蓬勃發展,跟真實情況不理想和經濟狀況較差竟成正比。活在當下,人家用正向思考去減少焦慮,算是無可厚非,但不能就此而不直視問題。或者可以反轉來說,在資本主義與威權政府的勾結下,負向思考適合我們-為了活命而必須小心,原地踏步好過行差踏錯,袋一時輸一世⋯。

突然想起,「袋住先」其實也是一種失控的正向思考。

 

參考資料:

芭芭拉•艾倫瑞克 著;高紫文譯(2012)。<<失控的正向思考>>左岸文化出版:遠足文化發行

朗達•拜恩(Rhonda Byrne)著;謝明憲譯。<<袐密>>方智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