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ssia-5

撰文︰洪俊毅 (香港碼頭業職工會總幹事)

 

回顧佔領

自戴教援2013年初提出「佔領中環」的建議後,社會上反響巨大,往後的時間民主運動一浪接一浪。先是多次舉行的商討日,再到2014年7月預演佔中,然後是9月突如其來的雨傘運動,佔領港島多處主要道路,最後佔領近三個月。可是,民主進程未得到實質回應,真普選的道路仍是長路漫漫,「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運動派系似乎一時見不到出路。

回顧戴教援提出佔領的核心理念,教援提出的佔領,並不是歷史上前人所述的佔領。傳統所提及的佔領,通常是透過佔據重要戰略道路、設施,影響甚至中斷社會及資本交易的運作,逼使政權回應人民訴求;而教援所言之佔領,是透過公眾地方的和平集會,以及可預見的警方以武力清場、拘捕,來突顯公民社會透過以個人被剝奪自由,換取人民的道德感召,支持民主運動,兩者之間有截然不同的意義。

重奪公民廣場後,警方對手無寸鐵的市民施放催淚彈,道德感召的確是引起了香港一百二十萬市民,甚至中國內地的市民來支持香港民運。但三個月的佔領過去,政權無懼於道路佔領,並透過掌握媒體,每日在電視頻道上廣播佔領區危險、暴力,抹黑佔領運動。政權亦無懼眾多市民上街、露宿;警方殺紅了眼,將一個又一個的年輕人打至頭破血流、拘捕黃絲放走藍絲,市民的確見到政權的可恥,警隊的暴力,我們可付出的道德感召也看似已到盡頭。經歷三個月的佔領後,除有望泛民會否決政改方案外,我們的民主運動一籌莫展,那否決以後的路又該怎麼走呢?

波蘭團結工會推倒共產政權的例子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雖是佔領天安門的八九民運用血暫時劃上逗號的悲傷日子,但同時亦是波蘭成功推翻專制的共產政權,以壓倒性嬴得選舉,使人民重奪政權的日子。七八十年代,波蘭經濟陷入蕭條,共產政權強行推高食品和必需品、工業用料的價格,引起工人極度憤怒,發動罷工要求撤回物價調整,取消黨及國家的幹部的特權,以及爭取工人擁有合法權力籌組獨立工會。當時各個地區的工廠工人發動罷工引發衝突,以千計的工人在多次衝突中喪生。在漫長、不斷的罷工、抗爭中,各地工人紛紛在自己的工作場所中成立罷工委員會,繼續將抗爭之火燃燒下去,甚至發起全國總罷工。

一九八零年,工人籌組獨立工會的訴求得到落實,勝利結束罷工。在此之後各行業的工人、知識份子、學生共一千萬人組成「團結工會」繼續抗爭。一九八一年波蘭軍政當權,頒佈戒嚴,八一年至八八年的期間,團結工會被逼轉為地下組織,一直被軍政權打壓、取諦、成員被拘捕甚至殺害。八八年波蘭經濟環境更加惡化,政府多次大幅度提升物價,令工人怒不可言,再一次發動罷工,漫延多個採礦場,政府嘗試鎮壓不果,最後答應與工人談判。談判中落實團結工會的合法地位,其後在一九八九年團結工會參與參議院及眾議院選舉。在六月四日的選舉結果中,團結工會獲得參議會及眾全部議席,團結工會的領袖更在八月當選波蘭總理,完全擊敗、取代當時共產專制政權。

縱使,在這段歷史往後,團結工會的方針與派系鬥爭流失相當多的工人支持,但這段歷史說明幾件重要事情︰

一,工人團結力量,足以推翻專政暴政;

二,抗爭不單需要勇氣與感召,更需要意識的教育,了解團結的重要。

未來的路--滴水可穿石,團結就是力量

回到香港的脈絡,佔領過後的路要怎樣走下去是眾說紛云,沒人知道答案,眼前可行的就只有不斷去嘗試、連結。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在佔領前多次提及的「三罷(罷工罷市罷學)」威力不容置疑,波蘭團結工會推翻當時的共產政黨就是最有力的例子。回顧過去近十年香港獨立工會運動參與社會運動的例子可不少,如反高鐵時地盤工人反對興建大白象工程、碼頭工潮社運與工會的結合與默契、近至佔領的太古可樂廠工人罷工反對警方暴力鎮壓學生,以及最近幾個空中服務員工會反對政府興建第三條跑道等等,這些事例都在告訴民主運動,一切皆有可能。

未來的民主路要如何走,我很相信工人是當中重中之重的角色。但面對實際環境,必須承認道路是非常的長。香港打工仔女的確需要更有力的團結起來,承接佔領運動的民主精神,將民主二字實踐到生活各個層面,實踐至職業場所,平衝勞資關係的權力,敢於跟權貴抗爭,放棄港英政府遺留下來,同事間互相踐踏及互爭上位的信念,了解滴水穿石的團結力量,方能編寫似波蘭一樣推倒專制政權的史詩,從財閥與專政手中重奪社會未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