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斯堡文章3

撰文:倫智偉(外展社工、光明磊落博物館負責人)、曾健超(前外展社工、暗角事主)

Liverpool

執筆之時,利物浦球會正處於2014/15年度英超第五名,與曼聯爭前四的情況相當緊湊;去年,立法局議員譚耀宗以一句「you will never walk alone」勉勵警隊,之後受到一群利物浦球迷對譚胡亂引用利物浦會歌的讉責;2000年,利物浦訪港,在新聞裡面,筆者記得兩件事情:一是原來時任特首董建華是利物浦的球迷;二是當時董被球迷柴台半分鐘,主因不說,但亦有可能是球迷見他得到奧雲簽名球衣而感到妒嫉罷。1989年,筆者依稀記得在電視有直播中的足球比賽被腰斬,之後才知道這不單是利物浦球會歷史,更是英國歷史中轟動的希斯堡球場慘劇。

希斯堡文章1

Secondary Victim的定義

希斯堡球場慘劇與香港警察有什麼關係?上回筆者以旺角103事件說明,有很多受訪者見到當時警察不執法而感到痛心、荒謬和忿怒等等情緒。或許你還記得在電視直播中,你見到有中學生被打至流血,但竟沒有人被捕;也許你會發覺以當時佔中與反佔中人士聚集的情況,警察人數的比例並不合理;也許你更會看到有涉嫌毆傷他人的人被警察護送往乘的士離去。以上種種,筆者不置對錯,只在此提出一個疑問:大眾市民對著電視直播,他們會有什麼感受呢?

Alock V chief Constable of South Yokshire Police (1992)就是希斯堡球場慘劇發生後的一宗法庭案件。慘劇有96名球迷死亡,而當時電視並沒有因為球場中斷而暫停直播,有很多人在家中看到慘劇的發生。這個案例說明了,即使原告人並非在現場,也沒有受到身體傷害,但他們若與慘劇中的死傷者有緊密關係的話,而他們又受到心理上的打擊和創傷,那麽他們透過電視目睹了慘劇的發生,可界定為「Secondary Victim」。這個案例,令筆者關注到眾多與佔領者立場相近的市民,看到電視直播中警察的不執法,他們也可能有不同程度的心理創傷,就恰如筆者調查結果中的受訪者會「感到被出賣、感覺事情很荒謬、想離開香港、覺得很難過、傷心……」。

Liverpool football club supporters sing 'You'll Never Walk Alone' during a memorial service to mark the twentieth anniversary of the Hillsborough disaster at Anfield in Liverpool, north-west England, on April 15, 2009. Liverpool fans paid an emotional tribute Wednesday as Britain mourned on the 20th anniversary of the Hillsborough disaster, 96 fans were crushed to death at a football match. Families of the victims and tens of thousands of sympathisers gathered at Liverpool Football Club's Anfield ground to remember victims of the tragedy at the 1989 FA Cup semi-final between their club and Nottingham Forest. AFP PHOTO/PAUL ELLIS

Liverpool football club supporters sing ‘You’ll Never Walk Alone’ during a memorial service to mark the twentieth anniversary of the Hillsborough disaster at Anfield in Liverpool, north-west England, on April 15, 2009. Liverpool fans paid an emotional tribute Wednesday as Britain mourned on the 20th anniversary of the Hillsborough disaster, 96 fans were crushed to death at a football match. Families of the victims and tens of thousands of sympathisers gathered at Liverpool Football Club’s Anfield ground to remember victims of the tragedy at the 1989 FA Cup semi-final between their club and Nottingham Forest. AFP PHOTO/PAUL ELLIS

You’ ll never walk alone》的情懷

希斯堡球場慘劇的發生,英國政府初時把慘劇責任推到球迷身上。的確,在電視上我們見到有球迷互相踐踏,死傷無數,以為是球迷醉酒生事。我們對英格蘭球迷的標籤不就是這樣嗎?可是,始終是96條人命,《You’ ll never walk alone》就是為死傷者送上的祝福,而不是指責。

多年以來,死傷者家人一直向政府追究責任,但彷彿公義從來沒有那麼輕易能獲得到。1990年,官方報告已經指出,慘劇和警方控制人流手法失敗有關,但球迷失控和胡亂地衝入球場造成慘劇,仍是警方認為的主因。2009年希斯堡球場慘劇獨立調查小組成立;到了2012年,終於有新的資料出現:當年警方不但改動了164份調查檔案,而且有116份警察的口述資料被重大改動,其中不利於警方的證詞都被刪掉或修改;報告又指,當中41名死者如能及時創救,或有生還可能。結論就是:當年警方刻意隱瞞和改寫調查報告,將責任推到利物浦球迷身上,要球迷一直背負著慘劇的罪名。廿多年後,公義終於得到彰顯,首相卡梅倫就此道歉,球迷對事件不需要負責,反而更肯定警方的秩序管理和應變有問題,96人得以沉冤得雪。《You’ll never walk alone》,說明了執法者不公不義的可怕和可恥,亦代表了人們尋求真相的信念和追求公義的價值,抗衡不公義警權的精神。

希斯堡慘劇的啟示
103旺角事件中,究竟為何警力這麼不足,究竟為何警方把涉嫌打傷佔領人士的人送上的士,究竟當日警察出勤前的briefing是怎樣,究竟究竟…,這些問題恐怕不會在短期內有答案了,何解?最近就為何疑犯在認人手續中戴上口罩浴帽的疑問中,警方也不能給予一個簡單而又令人信服的答案,試問又如何要求警方回答以上種種?希斯堡慘劇告訴我們不要就此灰心,在警察手上取得一個公道,是需要多年的耐性和堅持的。急於一時,只會令人氣餒和失望;繼續樂觀等待,據理爭取,才會令人看見曙光。

希斯堡文章3

(警權與社會工作有何關係?警察的功能和角色,本身已是一個社會學的課題,其中有一個概念是「警察國家」,指一個專制的政府往往透過警察來維繫在位者的政權;另外,個別警察的失職,或甚至小撮警員的濫權,由維護正義變為不公義作為,對社會大眾一定會帶來不同方面的影響。這「光明磊落」版面就是會逐一用不同角度討論警權的問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