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anne-milton-guatemala

撰文:黃健偉 (未來民主大學發起人,現職社聯政策研究及倡議業務總監)

我一直沒有太多把批判的視覺放在所謂的本土右翼之上。原因不是無需批判,只是因為自己所知不多。其二,甚麼是左翼、甚麼是右翼,雖然在意識形態層面是有所區分,但我懷疑在現實生活中,有多少人是純「左膠」,有多少人是純右翼。再者,有關政治道德論理的重建,我一直都傾向先求於己,後索於人。

不過,這段時間的討論,特別包括兩星期前在永發的討論(add a footnote on this?) ,令我清楚明白,部分新一代熱血青年崇尚的右翼政治操作,跟我們這個高度市場化社會的操作,其實息息相關。或許,他們之所以被稱為右翼,乃是因為他們的政治操作模式,跟主流商業社會銷售模式,有其十分相似的操作。簡言之,市場學在他們的政治操作中,扮演著十分重要的角色。

我必須首先澄清一點。據我的觀察,在所謂的左翼陣營中,並非完全沒有市場學的踪迹,我最近就觀察過一宗十分市場化的操作。不過,「左」之所以被稱為「膠」,可能是因為到最後,他們大多仍然會因為反思到初衷,不願意捨本逐末、本末倒置,為了目的而不擇手段。例如,他們應該都知道如果打中港矛盾牌,突出所謂「大陸人的不文明言行」,消費中港矛盾衝突,就會有效動員市民的民粹情感,繼而動員他們參與對抗。但他們不會製造這些人民的矛盾,因為這與他們爭取民主公義的原則相違背。

市場學的操作是甚麼?我其實又不是很懂得,但作為這個城市的消費者,不會沒有半點概念。

在消費社會中,慾望慾求慾望,這是Zygmut Bauman 在其Work, consumerism and the new poor一書中的說法。在慾望的流動中,市場推廣不可以讓消費者有空間思考和判斷,不能質疑慾望,只能生產慾望。30秒廣告,必須要說出當中的核心,這是首要的。但廣告從來不只是突出核心訊息,更重要是把其他附帶的資料全部隱藏,以達到一種很清晰、很突出的效果。

所以,天星、皇后、反高鐵在本土抗爭的歷史意義無需理會,市場的核心訊息就是:天星、皇后最後給拆掉,高鐵照樣上馬,就是事實。一個核心訊息本身是很重要的,本來是非要千雕萬琢不可的,可是專業市場操作,往往是流水作業式,極盡機械化,務求要做就一種效果:那不只是事實,還是事實的全部。

產品的市場推廣不可能靠一個核心訊息、符號,面對不同的消費者,它要不斷生產新的符號、新的點子,去挑引消費者對產品的慾望。市場學的操作,要追求的不是「一」條好橋,因為沒有一條橋可以真正滿足所有慾望,它要追求的是對追求的一種追求。慾望的對象不斷改變,務求這種不斷追逐的操作,可以繼續。市場是不會容許消費者的慾望被滿足、慾望鍊斷裂的。它必須繼續生產符號,來延續它這種追逐的慾望。所以,那些社運「失敗」事例,只能滿足部份消費者。有些消費者根本從來不涉足也不會理會社運的,但倘若你能夠把這些社運「左膠」說成是幫大陸人爭取居港權,很多人的(排外)慾望就會被挑動。

市場推廣不需要理性,也不需要消費者留意歷史、時間、處境;相反,最重要就是消費者不求甚解,不顧一切。例如最新的超薄MacBook,功能比MacBook Air差,但因為薄、有多種顏色、新,就能挑起慾望。市場學的操作,忽視產品本身的真實內涵,功能變成次要。事實上,談真實內涵或實際的功能,在我們這個消費社會中,正是其「膠」之所在。而現在的問題不是功能變成次要,而是變成毫不重要,是一種完全的本末倒置操作。

當消費者思前想後是否要換機,你還說要攪個討論會去全面檢視這部電腦的真正內涵,以理性判斷一下是否值得買,在我們這個消費社會裏,就是潑冷水、反高潮。這種操作,本末倒置到一個地步,會被人罵「離地」、「忘記初衷」。而其實,你不知道為何買一部電腦的初衷,竟然與其功能無關,扭曲操作程度令人側目。結果,消費者就這樣買了一個功能較差、價錢較貴、卻是外表最好、重量最輕的新機。自己難免是「豬」了,還要告訴你:「你不買,才是豬」。

這些市場推廣的操作,用心用力創造出各種單一、清晰的標籤、符號,攻擊一眾「同路」或「敵人」,有時我都很佩服他們對市場喜惡和情緒的掌握。可能,因為大家都是這個高度市場化社會中的消費者,所以就能精準的計算和操作,程度實在令人嘆為觀止。市場消費者慾望的種類及其流動,他們真的十分掌握。罵「左膠mode」的「唱K」、「分組討論」、「比啲掌聲自己」這工具用爛了、尖銳度磨光了,他們又能產生新的符號武器。

 

「敵人」一個又一個給打倒,大台亦一個又一個給拆掉;中央屢勸不改、屢禁不絕的,反而給他們這種精準的市場學操作攻下。「六四不是發生在香港,與港人何干?為何要記念?」何其精準地把這個經濟城市講求效率、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港男港女心,一一拿下。六四紀念將至,到現在竟就是一點討論也沒有,怎不讚嘆。多年來,董某、曾某、梁某說六四集會搞對抗,結果成為票房毒藥沒有市場;但黃生、陳生等說六四集會「無聊難頂」、「哭喪唱K」、「中國關我乜事」,市場就即時有正面反應,罵過痛快並轉身退場。六四紀念恐怕「執笠」在即,六四大台被和平拆掉看來亦不遠矣。繼社會、文化領域後,市場進而攻陷了政治場域,無往而不利。

世界上總有些人,只問功能,其他元素、符號,統統不理會。這種態度,有人認為是「膠到冇朋友」;我雖然亦覺得匪夷所思,但他們仍令人敬佩,自有其真朋友,況且他們縱是「膠」,最少不會本末倒置、不分是非。為免過份「離地」,買電腦重外表多於功能,只要功能還夠用,亦無不可。然而,完全不講功能,還認為發明電腦的人其實不重視功能,外觀、重量、風格等才是電腦的初衷,人家稍為提出一些功能的問題,還被罵忘記初衷,這種扭曲操作著實讓我感到憂慮,令人害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