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T_preview001

撰文:一菜(青年服務社工)

 

南韓,一個兒時常在電視見到示威和催淚彈的地方,今天總算明白多了他們的憤怒。 南韓婦女性格樂天、爽直和堅毅的一面,有幸在旅遊時見識過他們的「阿珠媽式」的熱情搶位拍照。這或可追溯到她們受歷來的男權至上和八、九十年代的工人運動的磨練。電影透視了工人階層對上流社會卑躬屈膝後的茫然,和南韓在高速發展為草根階層帶來的苦痛。《逆權師奶》值得一看,難怪它在參展第39屆多倫多國際電影節時,被評價為「我們這個時代所需要的電影」。

女主角由「阿信」到「佔領」

電影標題問:「滴水能穿石嗎?」,故事取自2007年跨國企業E-Land旗下的Homever連鎖超市工友罷工。出場的,先是那位非常殷勤、任勞任怨的女主角,在收銀和搬運的同時不忘對客人說聲「我們愛你,多謝你的光臨」之類,無論客人有多無理多無情,無論上司多冷眼多指責,她繼續自願無酬加班,當了臨時工五年的她,終於有機會升至合約職工,亦因此終於可給讀高中的兒子買第一部智能手機…怎料她的集團老闆,為保持利潤,在沒有預早通知下,辭退共五十位收銀員工,以換上另一派短期外判工人。女工們在下班時接到明天不用上班的消息,非常失望,夾雜淚水和商討,遂組織了一個臨時工會,女主角被推舉成其中代表,相約資方開會。整整七次,資方都沒有出席,於是她們決定罷工,並在工作位置靜坐(所謂「佔領」),要求對話。

現實與理想之爭

顧客們都指責她們,管理層都辱罵她們,家人都埋怨她們…工會代表紛紛被利誘復工,運動波折重重。誰知連中層管理都被剝削,店長繼續不肯為員工發聲,所以後來連部份中層員工加入罷工…以為多了希望,實際是多了攻擊,先是一輪戴口罩的打手和黑警對她們拳打腳踢和無理拘留,之後是傳媒指責罷工對全國的經濟影響、對顧客不便等。日子難過,在半年之後,參與者寥寥可數…

女主角展現的,由左右為難,怯弱而不善爭取,到向兒子說她堅持罷工沒有做錯,甚至為被僱主騙薪的他取回公道,這就是身教,讓兒子學習到自我肯定(assertiveness)的重要。她沒有放棄退場的工友,她決心再一個一個「傾」回來,組織回來,爭取回來。她要求集體復工,希望再次「佔領」超市時,獲更多市民關注,但水炮車、黑警和打手亦更多。電影最末的一幕,正是女主角和戰友推著超市手推車跟政府硬拼的場面,而這亦是此電影的英文名稱,Cart。

理想缺席的工會

電影中說的,跟今天的香港相似,政府在官商勾結下,沒有執行公義—工會組織者被迫害和騷擾、基層工人在入職時不被給予僱用合約、工作間的氣氛科層重重、愈來愈多的「合約以外的份內事」。在權力和資訊不對等的基礎下,工友的工時、時薪、工作穩定性、健康和安全保障等,都被看不到。外判再外判,解僱再聘用,還要有親建制的「忽然工會」,例如工聯會持「兩面人」的面具,一邊向工人蛇齋餅粽,教育他們犬儒地袋住個人福利多於集體福利,一邊又在重要投票時(如「標準工時」)龜縮。多少工友被「當然入會」,然後被政府歸邊成「一定要袋」。

香港工運難行年年行

勞工法保障不足、僱傭合約監管不力、沒有工會法的今天,香港人享受的所謂價廉物美,方便快捷,其實是由多少工友們的血汗和應得回報去換取?那些享受著超低稅和各項利益的跨國財團,聯合持威權管治的特區政府,並與不文明不民主的「所謂」工會繼續合謀,然後再「滴漏」回饋基層工友。當權者向大眾灌輸「經濟好民生好」的反智論述,單純報導工友短時間內的工資上升,而沒有反映財團長期謀取暴利的情況,更沒有向大眾展示各行業日趨合約化、外判化等朝不保夕的問題。

電影問:「滴水能穿石嗎?」,看以上Homever超市工友共512天的罷工運動的成果,看美國解放黑奴的歷史,看中國工運堅守者如李旺陽、韓東方等,看在香港成立的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SACOM),看今時今日仍留守添美道已超過220多天的黃傘朋友等, 不就是這「滴水」的寫照嗎?

紀念為集體談判權抗爭的工友,紀念在工運界和民間組織的同工,願望工人處境可被大眾重視。

既然集腋能成裘,滴水定能穿石!

最後感謝社工復興運動的朋友為以上電影舉辦的電影討論會,講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