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5-04-20 14:26:34

撰文:黎汶洛(學民思潮發言人.社工學生)

最近看了由William J.Dobson的一本著作,名為 《獨裁者的進化 : 收編、分化、假民主 》,值得向追求公平、平等、民主價值的同路人推介。書中提及的「人民」,就是極權國家要設法面對,最難預料和最大威脅的東西。獨裁者的手段越變靈活,抗爭者亦要思考不同的抗爭方式。反觀香港, 回歸以來「收編、分化、假民主」常常出現,有些在桌下進行交易,如土地發展規劃 ; 有些明目張膽扭曲普世價值原則,如在831框架下實現假民主、假平等的選舉制度。眼見香港逐漸下沉,如果我們現在還不「搞事」,要等至何時?

佔領運動跳出過去香港傳統社會運動的抗爭模式,由常用的對話、遊行、抗議,發展至討論暴力對抗是否可行。對於保守的、追求安穩的港人來說,好像已經走了「一大步」,但在事實上,他們也敵不過自我的心理關口。如佔領運動是否破壞法治的問題上,有部分保守的群眾會轉向支持政府的論述,走進政府預設的圈子之中。明顯地,是政府没有意願和勇氣政治問題政治解決,製造社會進一步撕裂。對於關心香港發展的市民來說, 看不見前路, 向上流動的機會減少、政治權力不均……才觸發一連串的街頭抗爭。佔領運動期間,社會上的意見出現兩極, 標籤文化轉趨嚴重。 其中一種解決方法, 就是把這些標籤移走,花一點時間向公眾解說社會問題的源頭, 讓公眾明白他們為何會走上街頭。

「搞事」 這個字詞說起來有點負面, 更有人會看作為「有破壞冇建設」、「 搞亂社會發展 」等。 不過,從社工的價值看「搞事」,就是組織社區街坊、 舉辦社區教育、 甚至透過社會行動向政府施壓。這些實踐方式,是包含充權的價值,亦是意識提升的一部分 。若我們因一些批評,而放棄社工價值和原則時,我會問 :「 你是一部被操控的機器?還是一位社工? 」儘管面對心理、家庭、社會上的壓力,也要堅持到底,捍衛一個屬於我們的香港。我們所做的事,只因太愛這個地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