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_2015-04-20_12-19-21

 

撰文:倫智偉(外展社工.光明磊落博物館負責人)

   曾健超Ken Tsang(前外展社工.暗角事主)

2014年10月3日,旺角亞皆老街與彌敦道馬路交界,發生了佔領人士和反佔領人士的衝突(即所謂藍絲與黃絲)。當日,電視全程直播事件的發生,除了現場目擊者外,還有很多一般市民會透過新聞直播或其他媒介得知事件的發生。究竟它的發生,對佔領者或與佔領者有類近立場的人,造成了甚麼影響?

我們在事件發生後的25天至35天內,向93位在旺角佔領區逗留的人士進行問卷調查。64%受訪者在當日身處現場,其餘的多數透過電視直播和互聯網來了解事件的發生及經過;52%受訪者表示他們本身是佔領人士,另45%表示他們與佔領者立場相近或認識佔領者。我們將受訪者分類為第一身受害人(primary victim)和第二身受害人(secondary victim),前者是在事件中曾直接受到暴力襲擊和感到人身安全受威脅;後者則是因與在場人士有一種特別關係(同是佔領人士,或是與佔領者立場相近,又或是認識在場的佔領者),而因此會對事件的發生感到傷心難過等情緒。

一些重要的調查結果是:一)有48%認為事件是「有人有預謀襲擊他人」,有45%認為事件是「警察縱容罪行發生」;二)有82%受訪者「感覺事情很荒謬」;74%受訪者「替傷者感到難過」,分別有73%和70%受訪者感到「忿怒」和「不滿」,另有46%和43%受訪者感到「心碎」和「悲傷」;三)在提及受訪者在事件發生後的25至35天之內,有否出現一些創傷後遺症的徵兆表象,結果是55%受訪者最近有「不由自主地反覆想起事件」,有42%「對未來失去希望」和「過分警誡」,37%受訪者「感到傷心」,另有85%表示「擔心香港的未來」。

一般的創傷後遺症,多是由於天災、戰爭、恐怖襲擊、綁架、導致傷亡的嚴重意外和罪案等等,所以,若受訪者因目擊有反佔領人士襲擊佔領者而引起情緒不安,這點很易被理解;但若然近半受訪者是因為見到警察不執法或執法不公而感到情緒不安,這點則是比較罕見。故此,相信警察當日的執法問題,加上之後警察涉及濫用暴力,甚至濫用私刑,對社會大眾已造成了很大影響。在各個不同的調查項目裡面,primary victim和secondary victim的回應,並沒有太大分別,所以,我們不可以低估了一群不在現場的人因為事件的發生所造成的負面影響。

至於1015龍和道事件,就是暗角打人的那個晚上,總共有45名人士被捕。我們找到當中的25名人士進行了問卷調查。他們當中有一人有已失時效的刑事紀錄,其餘則全沒有任何案底;9人是學生、4人從事飲食或零售行業、3人從事社福界工作、3人從事秘書或設計、2人從事教育工作、另2人從事銀行及資訊科技工作。他們當中,有14人表示在拘捕的過程中,曾被警察不同程度的毆打。他們同樣地對事件都產生負面的情緒,同時亦出現了一些「創傷後遺症」(PTSD)的徵兆;比較有被警察毆打的受訪者和沒有被警察毆打的受訪者,兩者在某些項目裡面,存在明顯的差異:有被警察毆打的受訪者,較多感到「悲傷」、「心碎」、「討厭政府所為」、「覺得事情很荒謬」,較多出現「發噩夢」、「不由自主地反覆想起事件」、「想離開香港」。

由此可見香港警察濫權的問題,除了是社會公義的課題,更為市民帶來情緒問題及心理創傷。我們可能一直都從社會各途徑接受過警察是維持治安、除暴安良的正義形象;但當有一天親眼看到警察失控、濫暴濫捕的情形發生,那反差之大,以致令人產生的不安和不滿比看到盜賊犯罪更可怕!所以希望大家不要忽略警察濫權對大眾市民心理上的影響。

(專欄介紹:到底警權與社會工作有何關係?警察的功能和角色,本身已是一個社會學的課題,其中有一個概念是「警察國家」,指一個專制的政府往往透過警察來維繫在位者的政權;而個別警察的失職或甚至一小撮警員的濫權,將維護正義變成不公義行為,對社會大眾一定會帶來不同方面的負面影響。這「光明磊落」專欄將會嘗試用不同角度討論香港的警權問題。下期預告:《希斯堡球場的啟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