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13

撰文:莫慶聯資深社工.前城大專上學院任教社工課程多年)

  1. 引言:

香港的社工參與社會運動有不短的歷史,我於上世紀八十年代做社區工作時,便積極介入聯區性的房屋運動,如協助臨時房屋區的單身人士爭取入住公屋的權利。那時,貧下階層上街示威爭取權益,很多均有社工人員在幕後支持及提供意見。

隨著政府於九十年代中削減社區工作服務,且將津助制度改為市場化的整筆過撥款,加上社工愈來愈邁向專業化、臨床性及個人治療性的道路,社工逐漸淡出社會運動的舞台,社工界沒有太多人關心她是否應和社會運動相關。

過去十多年來,當八十後的社會運動風起雲湧之際,如利東街、反對WTO、天星、皇后、以致反對高鐵等事件如火如荼時,社工大致上是缺席的。直至2012年反對國民教育發展到後期時,我們開始見到部份青年工作者,開始打著社工的身份及旗號,加入反對國民教育運動的行列。

2013年當戴耀廷等人提出和平佔中時,社工界部份人士便開始重提社工在這場民主運動的角色,他們成立「社工復興運動」,為支援社會運動作準備。佔中後來發展成雨傘運動,很多社工也積極投入,一洗過去參與社運的疲態。

  1. 社工參與社會運動有什麼理據?

城大副教授甘炳光曾提出社會工作有其社會性的本質:即社工人員要有社會意識、服務的群体應是社會上的弱勢社群、在理解服務對象的需要時應考慮其社會背景、分析問題時應著重社會結構是導致的主因、社工應高舉社會公義及促進社會改變。社會工作的社會性本質,已將她和社會運動建立不可分割的關係。

國際社會工作聯會於2005年提出社會工作的定義時,將社會工作要促進社會改變及人民充權解放為其主要目標。她標榜人權和公義為社會工作兩大核心支柱。

再看香港社會工作註冊局的守刞第49條說:『當政府、社團或機構的政策、程序或活動導致或構成任何人士陷入困境及痛苦,又或是妨礙困境及痛苦的解除時,社工「認同有需要喚起決策者或公眾人士對這些情況的關注」』。第50條說:『社工「認同有需要倡導修訂政策及法律」,以改善有關的社會情況,「促進社會的公義及褔祉」。社工亦「認同有需要致力推動社會福利政策的實施」。社工不可運用個人的知識、技能或經驗助長不公平的政策或不人道的活動』。第51條說:『社工「認同有需要致力防止及消除歧視,令社會資源分配更為合理」,務使所有人士有均等機會獲取所需的資源和服務。』。第53條又說:『社工「認同有需要鼓勵社會大眾在知情的情況下參與制訂和改善社會政策和制度」』。所以,從社工守則看,社工完全有責任促進社會公義,並與社會運動結下不解之緣。

我最深愛的學者Bob Mullaly,在2007年New Structural Social Work一書提到:「結構社會工作是去改變現有的社會現況和秩序。她與其他團體結盟,為社會改變作出貢獻。社會工作要成為社會運動的一部份。」社會工作完全有足夠理據去參與社運。

  1. 社工參與社運的型態:

社工日常的工作,是與服務使用者建立關係,從而促進對方改變。在雨傘運動中,社工雖很活躍,但只是社工用私人身份及放工後自行參與,談不上用上班時間用社工身份去推動服務對象參與。大部份社福機構都傾向保守,不會名正言順地去支持同工介入社會運動,更不會鼓勵將服務對象捲入社運的漩渦中。就算發生警方用催淚彈鎮壓雨傘運動後翌日,社工界曾動員929三千人罷工,但大部份參與的同工也只是請假出席,不可以打正罷工的權利旗號去表達憤慨,可見社會工作參與社運,仍停留在社工作為個人的層次才活躍,但作為一個行業,社福界仍是沉默噤聲居多。

  1. 我們為何要強調社工這身份,去參與社運?

當社會愈來愈開放,市民的社會意識愈來愈高時,近年社福界則反其道而行,強調專業及輔導,但表現出來,卻是保守怯懦怕事,與社會脫節。新一代成長的社工,也看到社工強調公義的理想與現實的落差,雨傘運動便造就了一個契機,讓社工重新肯定及突顯社工不單做輔導,還有社會改革及公義的面向,並填補過去二十年社福界因缺席社運的不濟,為社運加添力量及打氣,重新建立社工應有的身份及歸屬,為暮氣沉沉的社福界注射強心劑。

  1. 若太強調社工身份,去參與及支持社運又有何影響?

社會大眾一般都是傾向穩重及保守的,對社工的角色仍停留在輔導的層次,社工若活躍於社運,令社工捲入政治化的爭論和漩渦,可能有違公眾對專業應非政治化的期望。社工界近年在面對政治爭議時,強調其不偏不倚non-partisan的角色,企圖減輕持相反意見的服務對象敬而遠之的可能。當然,社福機構的考慮可能更簡單直接,就是不想因介入社運而令政府不悅,影響政府對機構的撥款。記得二十年前社工界曾發生天台屋石油氣罐事件,導致政府不悅而削減鄰舍計劃的社區工作服務。事實上,很多搞社運的社工,都不喜愛用社工這專業身份參與社運,她們多認為社工這身份太多規條及框框,窒礙了很多社運策略的想像及可能。所以,社工在理論上應該及可以介入社運,但落到現實的場景便有諸多考慮,令社工往往在理想和現實的張力下尋找前行的空間。

  1. 社工參與社運可扮演什麼角色?

社工參與社運有不同角色:如落區教育、法律資源介紹、心靈支援、陪伴社運人士、物資管理、幕後的策劃和組織、及直接衝擊警察等。那種角色最合社工?首要的考慮便是政治性抑非政治性的評估,意即我們可否公開和服務使用者站同一立場去抗爭及參與。若不能公開,又可否作隱蔽式的支持?說到底,在雨傘運動中若佔領人心的工作重要,社工最好能善用自己的強項:如與市民建立人際關係、擅長溝通、對基層的需要敏銳、能從市民日常生活出發等,從而用市民的角度,去理解民主的重要,因為社工最主要的目標,是體現過程目標,令市民重視意識醒覺。

  1. 雨傘運動能否為保守的社工行業帶來新氣象?

和平佔中曾提出用公民抗命的策略去參與社運,它拉濶了社會行動的光譜及想像,令社工介入社運時不會只跌入守法的單一的可能,當社會漸接受直接行動是常態時,它令社工潛藏的激進性不致易成為眾矢之的。

西方經驗顯示,社會運動及服務使用者的爭取權益運動,會為社福界帶來改變。譬如殘疾人士爭取平等看待時,會令殘疾的介入模式由強調個人及醫療模式,邁向社會模式。雨傘運動足是一場影響深遠的運動,社工界必然要回應轉變中的社會需要。近來,部份社工已開始討論如何將民主及關社的面向帶入社區,切合服務對象轉變中的需要。改變已有端倪,香港怎會例外?

當然,我們不能高估改變可一蹴而就,畢竟體制的不同利益和力量千絲萬縷,互相扣緊。現時進步的社工力量現仍只在體制外自行集結力量,它能否有足夠的力量對社福機構,以致政府形成變革的動力仍有待觀察。不過,雨傘運動已在同工心中孕育著變革的意識,它正在凝聚實力,等待下一個爆發點的來臨。

4 thoughts on “社工與社運:從雨傘運動談起

  1. You can certainly see your expertise in the article you write.
    The world hopes for even more passionate writers like
    you who are not afraid to say how they believe. Always
    go after your heart.

  2. Fantastic goods from you, man. I have understand your stuff previous to and you are just too wonderful.
    I actually like what you have acquired here, certainly
    like what you’re stating and the way in which you say it. You make
    it enjoyable and you still care for to keep it smart.

    I can not wait to read far more from you. This
    is really a wonderful sit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