Äá°O¡G¥q®{¥@µØ      °OªÌ¡G°K¼z§°      »¡©ú¡GÅ¢«Î³X°Ý

撰文︰陳紹銘(社區工作者)

(應編輯邀請,談談做社工及參與社會事務的心路歷程。經驗尚淺,乏善可陳,不過,作點回顧、作些分享,好好醜醜,每個故事總有意思。)

「想幫人」,我想,我與不少社工或社工學生一樣,讀社工、想做社工,最初,都是為了「想幫人」。走進社工系前,對社會認識十分粗淺,只知社會中,有些弱勢社群、有些社會問題,自己比較幸運、比較有所選擇,也本著當時對信仰的投入,老套的想,為別人做點事、為社會做點事,心想社工系應是學習「幫人」的地方,如此便走上社工路。

認識、同情、關心,然後?

進入中大社工系,一頭霧水,幫甚麼人、想幫甚麼、怎樣去幫,不甚清楚。當時,如不少同學一樣,參與不同的義工活動、落區探訪,認識弱勢社群的處境,也有加入社工系會、學生會,探討不同社會議題,一般也停留在認識的位置,知道這裡有些問題、那裡有點不妥。不過,越多走入社區、越對弱勢認識、越是認真思考,則對社會問題有不同的想法。

還記起,有次探訪籠屋居民,離開時卻見區內豪宅臨立,不禁問︰為何生處同一片土地,有人住籠屋、有人住豪宅,這個社會出了甚麼問題?這是我們願意看見的境況嗎?有份感動,希望社會能有些改變。不過,一次、兩次、三次的探訪過後,便發現探訪工作,似是沒有帶來甚麼改變、甚麼幫忙,他們身處的環境都沒有改變。「幫人」?社工幫了甚麼?

從學生活動、學院實習,到畢業工作,都算是從事不同類型的社區工作,接觸到香港各個弱勢社群,露宿者、板間房居民、新移民、獨居長者、低收入家庭、基層學童、難民、殘疾人士……等等,生活捉襟見肘、居住環境惡劣、備受歧視排斥……面對著形形色色的生活困難。認識過、同情過、關心過,然後呢?眼見困境,卻做不了甚麼,那種感覺,其實並不好受。

要同情弱勢?更要公義社會!

還記得,我最初在社區組織協會實習,與督導杜潔麗老師分享,談及自己覺得所接觸到社群「好慘」;當時督導提醒我,不是慘,而是社會不公義、不公平,他們不是可憐的社群、不是慘情的社群,而是弱勢的社群。弱勢,是他們身處社會不平等的位置,是社會資源分配不合理的結果。弱勢,不需要太多同情,而需要一個更公義、更平等的社會。也記起每年跟黃洪老師落區探訪露宿者、墟市及貧窮社群後的經驗和討論,了解個人貧窮問題背後的社會因素,社工也有社區角度及宏觀介入的工作及可能。

逐漸,學會更多從社會結構角度思考弱勢的處境,不是一個人住劏房,而是十多萬人;不是一個人貧窮,而是百多萬人。不是個人問題,而是社會問題;「幫人」,便要介入社會議題。劏房居民向你訴苦,要情緒輔導嗎?要支援小組嗎?或許需要,但絶不足夠,更重要是改善生活環境,興建多少公屋、租金有否管制,足以影響數以萬計居民福祉;其他服務對象面對的問題,如長者照顧服務不足、貧窮兒童輸在起跑線、殘疾人士輪候院舍時間極長、新移民受歧視、特殊學習需要學生支援不足……等等,全都是社會問題。每年洪水氾濫,不建堤壩、不修水利,只管救人,於理不合;說關心弱勢福祉,卻不處理社會制度及政策問題,也說不過去。

實習後繼續於社區組織協會工作,開始投入居民組織及政策倡導的事工,希望能改善民生問題,讓弱勢的生活好過一點。落區探訪、建立關係、提供服務、開會商討、政策分析、策劃行動、約見官員、請願遊行,檢討分享,社區工作並不容易,但卻享受其中,不但可以實踐所學的社工價值,也能運用個案、小組及社區工作的知識及技巧,有時能看到民生政策有所推進固然高興,但即使「事工目標」未能實現,當中也看到居民充權的「過程目標」得到實踐。還記得多年前探訪的居民,由在籠屋「住到想死」到加入居民組織、由無奈喪志到與官員對質、由害怕社會行動到鼓勵街坊參與,重新認識應有的權利,重新掌握自己的生活,深刻、感動。這些經歷、感受,都讓我更喜歡社區工作。

無權無勢的雞蛋

其後,機緣巧合,由基層壓力團體,轉往張超雄議員辦事處工作。起初,與不少朋友一樣,對政黨及議會工作都有所保留。例如有朋友會詢問我,是否做社工的工作,是否只為「成功爭取」或選票而工作;也有人不諱言,表示議辦工作離了社工範疇。不過,這些日子的實踐,我可肯定的回應,現時的工作不但能實踐社工的價值及信念,也能活用社工的知識技巧,為服務對象爭取權益、改善福祉,雖與主流服務不盡相同,但沒有離開社會工作。或許,因為議員是社工背景,沉著實幹,也專注為弱勢社群爭取權益及改善社會資源分配問題,在這個議辦工作,也沒太大選票的考慮,更有自由空間實踐宏觀社會工作,也能常站在雞蛋的一方。

我主力跟進社會議題、地區工作,也有不同個案。個案涉及不同範疇,房屋土地、勞工福利、精神健康、家庭關係、長者殘疾,面對不合理的對待,希望得到應有的權益及社會資源;當然,也有不合理的要求,或需要更多情緒支援,工作並不容易。有些同工對議辦的工作沒有好感,或是因為部份辦事處轉介的工作未如理想,有不合理的要求或爭取工作。我明白同工的困難及想法,亦常提醒自己做個盡責任的議辦社工,先盡力評估及處理個案,有必要才作轉介。其實,議辦與不同社會服務中心應可互相補足,議辦或有更多外展、宏觀或權益的角度,社會服務中心則有相對多的資源為對象提供直接服務。

有些個案也比較深刻,例如有市民轉介一名殘疾露宿者個案給我們,他早已失去一條腿,要以輪椅代步,也年屆六十有多;可惜社福外展資源有限,露宿多年卻無人協助其處理住屋需要。最後我們與他乘坐十多程的士處理其婚姻問題,轉介家庭服務中心,力向政府証明他沒有腿的事實。雖然當中經歷政府無理官僚制度的拖延,令個案繼續在黑雨及寒冬等惡劣天氣下露宿,但最後經同工協助終能上樓。也有殘疾人士個案,雖然入息超出公屋申請限額,但由於必須輪椅代步,連廉價劏房也無法租住,住屋開支及醫療開支甚大。現在的公屋申請制度並無顧及殘疾人士的特別需要,在一般情況下無法申請公屋,但最後在轉介、爭取及同工協助下,也能讓個案安置上樓,改善生活。社會福利制度及資源有不同限制,但未必都合理,相對於作把守資源(gate keeper)的角色,這裡有更大的空間為服務對象爭取更合理的資源及權益。當然,重要在於合理,無理的爭取只會令兩方產生更多不必要的矛盾。

市民關注社會及地區議題眾多,不少都希望尋求議員協助或支持。曾經,與小商戶反對領匯趕盡殺絕,與街市商販爭取安裝空調,與殘疾人士改善社區無障礙設施,與難民爭取基本食物資助及生活保障,與居民反對樓宇維修的圍標問題,也有加入聯席關注低收入家庭、劏房問題、小販墟市等等,都深深感受到社會政策及制度對大眾生活的影響。而組織及倡導工作,則是嘗試改變宏觀環境及資源分配,令服務對象受惠,對服務對象的想像,也由低收入的,拉闊到無權無勢的。

「想幫人」,有些情景,個案及小組的角度實在有所限制,也要學會跳出現有制度限度的想像。例如,面對難民家庭沒有足夠食物,在現有的制度下,同工也只能根據政策發放資源;但在前一兩年不同團體的爭取下,政府加大對難民的食物及住屋資助,雖未算理想,但總算令數千難民的生活有所改善。難民沒有選票,但基於人權角度,這些倡議工作還是很重要的。又例如地區無障礙設施,雖然看似小事,但的確每天影響著殘疾人士、推著嬰兒車的家長、長者等市民的日常生活,甚至有人因此受傷入院;與街坊一同巡查、去信,不用在乎高呼成功爭取,重要是改善居民生活,功勞也歸予共同爭取的街坊們。

民生,離不開民主

然而,民生工作的爭取,並不容易。近年,社會問題愈見多元及複雜,作為前線社工,更見弱勢社群的生活每況愈下;愈是關心民生政策,愈發現民生議題離不開民主政制,地產霸權壟斷生活、領匯獨大趕絕小店、新界東北強行通過、港鐵九巴豐厚盈餘下加價、公屋興建不足、長者退休無保障。這邊說無地起屋、那邊又去賣地起豪宅;這邊說福利開支有限、那邊花費幾百億建大白象工程……全是不民主制度下的惡果。要「幫人」,要推動民生政策向前走,民主政制必須改革。一個被篩選的特首,可以繼續維護特權階級的利益,可以繼續漠視民意,可以繼續打壓言論自由,可以繼續容讓貧富懸殊……民主,並不是高大空的理念,也不是政客、社運人士、活躍份子的口號,而是影響每個服務對象福祉的重要價值,關心弱勢,希望改善市民的生活福祉,便應爭取民主。

關心社會事務,不必走上街頭,從前我這樣想,總有其他方法,可對話、可談判,一次不行,再試。不過,回顧歷史,社會福利及民生政策的改善,如最低工資、低收入補貼;不義政策的推倒,如反國民教育、反廿三條,從來離不開社會行動的抗爭,單靠對話談判不會得到成果。社會,從沒有天賜下來的福利。我不喜歡抗爭,也害怕與人衝突;但當弱勢受到重重壓迫,資源權力分配嚴重失衡,與強權對抗,實在是無可避免。雞蛋與高牆,A餐與B餐,該作個選擇。其實,這也作為社工的使命,回顧社工的價值、信念,或註冊局的工作守則,「處理社會問題」、「維護人權」、「促進社會公義」、「倡導修訂政策及法律」、「消除歧視」、「令社會資源分配更為合理」,都是社會工作者的本份及應盡之義。

工作以外的「專業進修」

雖然畢業後的工作與社會事務有較密切的關係,但工作的範疇、方式、方向也未及全面,例如討論社會政策及意識形態、批判思考或評論時事的空間及時間相對較少,所以在工作以外,也嘗試拓展更多空間可認識、討論及參與社會事務。畢業初期,參與「香港政策透視」的活動,後來也加入成為執委,當中能抽離平日工作的立場,開放的討論社會問題,也較宏觀的從意識形態的討論探討不同社會政策的發展。當然,最難得是在工作以外結交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好友及師長,在思想上互相切磋,獲益良多。在「透視」除了舉行不同研討會外,近年也有籌辦「批判社會工作」課程,希望凝聚更多業界同工,共同實踐進步及批判社會工作。

曾入住板間房及棺材房,了解及感受基層生活,刻骨銘心,自己對於房屋及貧窮問題可算是最為關注或較有負擔。面對問題惡化,加上政府就長遠房屋策略展開諮詢及撰寫報告,遂與一眾關心房屋議題的學者、研究員和前線同工組成影子長策會,回應主流的房屋論述,得到同僚的啟發及推動,開始學習撰文分析及評論時政,不定期在報章撰寫評論及在傳媒回應或討論政策,更深感受在民間社會製造論述的重要性。事實上,在社福界及民間組織工作,不少同工埋首前線工作及投入服務,這當然值得致敬;但論述工作卻較少得到重視,也影響推動民生發展。例如「綜援俾晒新移民」、「大學生搶公屋」、「政府再加福利就無錢」等深入民間的論述,不但分化社會、引致「窮人打窮人」;也打擊社福業界士氣,甚或令同工質疑自己的工作方向,對社會福利及民生政策的發展有莫大影響。然而,這些說法卻是不盡不實,例如近八成領取綜援個案為老弱傷殘,即使申領居港限制由七年轉一年,新移民仍佔少數;又如自2005年房委會實施單身計分制後,至今透過計分制上樓的30歲以下個案近乎零,並沒有搶了甚麼資源;又如政府坐擁數千億財政儲備,還有剩錢興建多個大白象工程,但增加福利開支時卻大呻無錢。

這些似是而非的說法,都需要民間論述「解毒」,否則一傳十、十傳百,社會將產生更多誤解。更甚者,這些說法多對基層弱勢不利,急需澄清;因此,開始在工作以外更多投入文字工作及政策研究,即使有時那些數據不易入口,但數字會說話,最少能較客觀理解事實,再作主觀的價值判斷。雖然產出不多,但希望能互相激盪,在社會引起更多理性討論。縱然有時覺得,自己的評論愈來愈不合香港人口味,例如建議地皮興建公屋、反對變賣公屋、保障租客權益、減少自置比例、解決基層住屋問題等等。對於香港較多的業主們、投機者、中產群,實難入耳;不過,也常提醒自己,作為社工,不必要符合大眾口味,但必要站在雞蛋一方,顧念基層弱勢,相信改變。

而近期加入了「社工復興運動」,重新開啟自己對社會工作的視野,也有更多參與社會運動的平台及機會。復興,是重提實踐社會工作的核心價值,也是重塑社工的公共性及宏觀介入的可能,復興運動實踐以社工角色介入社會事件。青年驗毒、政制改革、濫用警權、社工註冊加費、民生議題等,不單發聲明寫文章回應,也有具體的組織及持續行動;如在雨傘運動,「復興」成員以不同角色參與及支援運動,被捕支援、前線參與、圖文宣傳,各盡所能。雖然自己未算投入參與,但在當中看到眾多同工義無反顧,不為私利,為爭取公義迎難而上,已是一種震撼,實在慶幸身邊有如此復興和進步的社工,互相激勵。「幫人」的想像,也愈想愈多……

教學相長與知識生產傳授

最近,應學院老師的邀請,開始接觸社會工作教育,在中大及港專擔任講師及導師。自己年資尚淺,見識有限,更無教學經驗,只得戰戰兢兢,摸著石頭過河;也得亡羊補牢自知不足,盡力備課,閱讀參考資料、不斷修訂講義、綵排上課情況,未敢怠慢。每次下課,整天坐立不安,反覆思考,如何教得更好,讓學生更明白,卻想不出甚麼,壓力不少。不過,我還是十分喜歡和享受,課室內,看到學生點頭、提問、回應;有時,感到一點投入,會有一份滿足。課室外,學習更有意思,社區是最好的教室;現在網絡資訊極多,要尋找資料並不困難,但要學生有深刻體會卻殊不容易,因此我盡可能與每個學生落區經驗,上唐樓、探劏房、行排檔、談重建、了解露宿情況……希望讓他們在社區找到一份感動,對弱勢社群多一份感情。

教學過程中,也不時回顧自己學生年代的學習經歷,深感知識生產及經驗傳授的重要性。以往,社工系的學生較多對個案輔導、小組工作、活動籌劃等有所認識,系內的文化亦較少涉及對外社會參與,對於社區工作及宏觀社會工作,未必欠缺興趣,但卻接觸不多,或是聽到「社區工作乃夕陽工業」、「社工少碰政策」、「業界以直接服務為主」等說法影響而止步,或許只有部份參與學生系會的同學才會多點機會參與社會事務或行動。走進社會職場,卻發現社區工作及宏觀社會工作雖不是主流但並無絕跡,社工在倡導民生政策仍有重要角色,亦有同工以不同角色參與社會運動。因此,在教學工作中,自己盡可能拓展學生對社區工作的興趣及想像。

社區工作,作為特定服務,除了政府資助不足的社區中心及鄰舍層面社區發展服務,現時有更多不同團體申請資助,以聯席、關注組等形式,就特定社群及議題,做居民組織及政策倡議工作。社區工作,作為工作手法,能應用在不同的主流服務範疇,如青年關社、復康互助、社區照顧及教育等。社區工作,作為價值信念,以結構及宏觀角度分析個人困境及社會問題,強調充權及集體參與,也是強調社工的公共性及政治性的。課堂內外,盡可能分享前線見識及經驗,加上落區經歷感受,希望能帶給學生多點想像。

教學的過程也是相當互動,在課堂中,我不時強調社區視野及政策分析的重要,但每當提到居民在過程中的參與及改變,學生都份外留神。他們的回應常提醒我,宏觀社會工作,從不離開每個人的福祉,在倡導改變社會政策、制度及文化的同時,也該看重參與者的得著及改變,這也是社區工作重視事工目標以外的過程目標。看到他們對社區工作由抗拒到接受、平淡到投入、不認識到感興趣,更有的選擇實習,是我最大的喜悅及動力;也讓我覺得教學、分享經驗及傳授知識的重要,必須有更多人盡更多的努力,繼續薪火相傳。

生命影響生命

雖然在談社工、做社工,不過,自問,的確不是好社工,不如其他同工愛心滿溢、無私奉獻、堅定不移、投入服務,一直以來,也是在向身邊的社工和服務對象學習;即使教學,也只是在折射他們的光輝。社工該如何?如何做社工?在課堂或教科書其實學習不到,反之,在社工及服務對象的故事及生命卻能找到線索,亦對我影響最大。

在學習期間,黃洪老師和杜潔麗督導算是我的啟蒙,在社區工作的課堂及實習中,帶我由社區及結構角度,思考個人面對的困境。黃洪對貧窮的研究及分析,擴闊我對貧窮問題及弱勢的理解,也展示學者如何以知識介入社會問題,推動社會政策及社會服務向前邁進,而非埋首在象牙塔工作研究。杜潔麗則是有二十多年的婦女及社區工作的實戰經驗,仔細啟發我的批判思考,在工作技巧上深入指導,也展視對弱勢社群多年的堅持。

走到職場,遇上全情投入的施麗珊姑娘,從早到晚,不計加時補假,全年無休的工作,只為弱勢社群爭取權益及更合理的待遇,在她面前已說不出甚麼是忙碌,朝九晚七忙嗎?她做十二小時或更多。連續工作整個月沒有放假很苦?她以年計的無間斷工作,那份堅持和拼搏,無法不由衷敬佩。面對困難的居民組織工作,一次探訪不行,施姑娘探三次,令街坊感動,將寶貴的星期天也獻給街坊提供諮詢服務。面對政策推動停滯不前,同工早已叫苦連天或者放棄,施姑娘卻繼續埋首堅持,看見的改變比其他人都多,堅持人權為本,不怕指責,從未離開弱勢社群,她在工作上的教導,從未敢忘記。

轉換工作環境,認識了張超雄議員,為人溫文實幹,但對著不公不義的事情絕不啞忍,面對社會多元複雜的議題,仍堅持熟讀每個議題,據理力爭,絕不無的放矢,在議會內外與無權者發聲。這位特別的社工議員,堅守社工價值,不為選票工作,如為難民、新移民等福利議題,未必受港人歡迎,但為他們爭取合理權益;又站在雞蛋一方,在老弱傷殘的議題上,不遺餘力與政府角力周旋;不是憐憫,而是創造更平等的社會環境及文化。他在議會也展開不同小組,召開大量公聽會議,廣邀民間團體及服務使用者參與,相信民間智慧及公民社會的力量;也讓我學懂,作為社工,不必站在社福機構及同工本位,而是要與弱勢同行及發聲。

街坊居民對我影響也很多,落區探訪,接觸到不少基層工友;有次遇到一名基層婦女,在院舍工作,每天十至十二小時,月薪只有八、九千元,但要用以支付住屋開支及年長丈夫及兒子的生活,工作體力勞動極大,但晚上也未能休息,因為近乎夜夜起床「捉蝨」。木蝨太多,難以入睡,未及抱怨,明天又要紅腫處處繼續上班,教育兒子、處理家務,工作維生,一個婦女頂著半邊天。又遇過患上腦麻痹的年青人,雖然身體行動不便、學習困難,但卻沒有放棄,堅持讀書,心願考進大學中文系,公開向政府官員表達求學夢想,可惜現今制度仍未能助她完夢;不過她繼續學習及撰寫文章,即使打字比其他人花上十倍氣力仍然堅持。當我覺得學習或工作疲倦的時候,與她們比較實在不算甚麼,還要更加努力

老套點說,這就是生命影響生命。

生於基層,有種責任

雖然在社工的實踐時間很短,也未敢說有甚麼堅持和理想,但的確慶幸在這條學習和實踐社工價值的路上遇到很多生命師傅,只管盡力而為。生於基層,有種責任;除了自己生於比較基層的家庭,更是指在社會工作路上有幸一直服侍基層弱勢。當聆聽過被剝削打壓、排斥歧視的居民故事;當面對過不公不義、荒誕無稽的社會問題;當遇見過欺善怕惡、推卸責任的官員權貴,其實,的確有種責任,與弱勢同行,為公義發聲,創造一個更公平更理想的社會。我想,這是社會工作者的使命,也是存在的意義。還記得一年級,倪錫欽教授送給我們同學的一張書籤,上面寫道︰「當生命只看見實然而沒有應然,你已走進社會工作的墳墓。」做社工,若然忘記反問事情應該與否,現顧現實限制,便失去了社會工作的意義。

為何做社工?為何參與社會?至今,我仍會回答「想幫人」,只是,有更多「幫人」的想像及實踐吧。「想幫人」,不必要從政,不必是社運領袖,也不必走在行動最前線;然而卻不應與社會疏離,尤其在貧富懸殊、權力傾斜、弱勢已被「踩到上心口」的時候。參與社會事務,嘗試改變社會,其實是社會工作者的應有義務,我們是否可以一句我不關心、我冷感、我無興趣,便繼續我的生活、我的工作、我的學業?可以的,不過,當我們再說「想幫人」的時候,想想,其實為了「想幫人」,我們又願意改變多少、付出多少?「想幫人」,其實是很沉重的一句話,但也是充滿希望的目標,彼此支持,互相勉勵努力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Website